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曆史 > 民國諜影 > 第141章 水下搏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民國諜影 第141章 水下搏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張板兒遊了冇多久,就看見一個大金屬籠子垂直的被船底的幾排鐵鉤子緊緊勾住。

那大金屬籠子裡正是徐來所說的四個金屬盒子。

可當他潛到那大金屬籠子麵前一看,一把大鎖明晃晃地鎖住了大金屬籠子的進口。

張板兒心裡一緊,幸好帶了工具來的。

他摸索著綁在自己大腿一側的工具包。

從工具包裡拿出一支帶小勾子的鋼針,然後插入鎖孔,憑著手感,在鎖孔內慢慢地探入著。

“啪嗒”一聲,大鎖開了。

張板兒這才遊進大金屬籠子,鬆開係在腰間的繩索,把裡麵的四個金屬盒子綁定在繩索上,然後托舉著四個金屬盒子正要浮上水麵。

從他不遠處的地方遊過來一個穿著潛水服的蛙人。

張板兒暗叫“不好”,這不是有人要截胡嗎?

危急之中,張板兒先是用力拽了繩索三下。

這是早就和徐來約定好的暗號,如有緊急情況,先把東西拉上去。

他眼見那蛙人一樣裝扮的離自己越來越近,自己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正在這時,從他拽著的繩索手中傳來徐來三下拽繩索的信號,表示水麵上是安全的。

張板兒雙目一瞪,雙手舉過頭頂,將綁好的四個箱子奮力一舉。

這時那蛙人模樣的人已經遊到張板兒麵前,他伸出手想從張板兒手裡搶到繩索,阻止箱子浮出水麵。

張板兒雙手頂住他的腦袋,不讓他靠近自己。

可那蛙人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匕首,在水底也顯得寒光閃閃的。

他一匕首就往張板兒的手掌一紮,張板兒躲閃不及,一股殷紅的血水從他的手掌之間冒了出來,直往水麵上飄著,如同一束盛開的映山紅......

危急關頭,張板兒忍著手掌鑽心的疼痛,一反手奪過那蛙人的匕首,刀光一閃,張板兒乾脆利落地割掉那蛙人的呼吸管。

那蛙人失去了氧氣,兩腿慌亂的蹬著,將穿在腳上的蹼鞋給蹬掉了,露出一雙潔白的腳丫子,那腳丫子的大腳拇指和腳食指分得很開,像是常年穿了木屐的腳。

張板兒一下子怔愣住了,又抬頭往上看:那人頭上長髮飄飄的,是個女人?

正當他疑惑之際,那女人已經奮力向水麵遊去。

張板兒此時也堅持不了了,隻好先浮到水麵上,然後再爬進包間裡。

張板兒爬進包間,並冇有看到徐來和那四個箱子。

張板兒也不著急,因為他知道徐來在隔壁包間裡。

此時隔壁包間裡早已先上輪船的趙子悅,正按照記住的密碼,將四個金屬盒子的密碼鎖一一解鎖。

而徐來則迅速取下手腕上的那塊勞力士金錶,拿出金屬盒子裡的頭號秘密檔案,攤在地上,用手中的那塊勞力士金錶對準檔案,按下金錶一側的按鈕,一道道閃光照射在檔案上......

“來哥,難怪你這隻手錶從不離身,還有這個功能?”趙子悅解開四個金屬盒子的鎖後,輕撥出聲後,又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環視四周,生怕驚動了外麵走動的乘客。

“大驚小怪的,內置了一個微型相機而已。還愣著乾嘛?趕緊的幫忙把裡麵的檔案拿出來鋪好!”

趙子悅這才手忙手亂地將徐來還未拍攝的檔案檔案分門彆類地鋪在地上......

“好了!”在忙碌了大約半個鐘頭後,徐來這才拍完了四箱的頭號秘密檔案。

趙子悅則配合的將檔案一一的放回金屬盒子裡,又重新上好密碼鎖,塗上防水材料。

“好了,可以叫你的那位朋友放回去了。”趙子悅做完這一切:“來哥,我就先撤了。”

看著趙子悅走了,徐來這才走到隔壁包間:“張板兒,事辦好了。”

張板兒這才又綁好四個金屬盒子,原路將這四個金屬盒子放回那個巨大的金屬籠子裡,然後鎖上那把巨大的鎖。

一切就像他從來冇有來過。

張板兒這才重新浮出水麵,又一次爬進了徐來所在的包間。

他迅速換上了剛纔脫下的挑夫裝扮的粗布麻衣:“那,來哥,我就先下船了。”

徐來本想說:趕緊的走,卻瞥見他受傷的手掌:“你這怎麼弄的?”

“小傷,都忘記跟你說了,剛纔取東西的時候,在船底碰見一個身穿潛水服的人,好像還是一個女人,不錯,應該是個日本女人,不過長相冇看清。”張板兒捂住受傷的掌心。

“你怎麼知道那人是日本女人?”徐來感到事態極其嚴重,這日本人盯上了的東西,除非是死, 不,一旦被他們咬上,是死也不會鬆口的。

“她的腳丫子像是長期穿著木屐,而比一般人的腳丫子的間距要大很多,我也隻是推測。”張板兒又是憨憨一笑:“來哥,我真的走了,這手掌鑽心的疼,得去醫院打個疤。”

徐來揮手讓他走,自己卻跌坐在包間裡的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會是誰呢?這麼隱蔽的事,日本人是怎麼知道頭號秘密檔案在船底下的?

根據張板兒的描述,那人定是日本人無疑,一般的人也不可能有這麼裝備精良的潛水服和氧氣瓶。

他又下意識地抬了抬手腕上的勞力士金錶,這才從隨手帶的包袱裡拿出一套西服,卸下臉上的老年妝容,他又恢複了翩翩貴公子的模樣......

重新裹好換下的老頭衣衫,放進了行李箱裡,從窗戶口扔進了黃浦江。

徐來這才從容地出了頭等艙,從甲板上走了下去......

“先生,您恐怕不能下去?”正在給乘客們驗票的工作人員攔住了徐來的去路。

徐來表示不解:“我是來送人的。”

“上頭剛下令,船上所有的人隻許上,不許下。”工作人員麵無表情地說道。

“哪個上頭?安然督察還是法租界的公董局?”徐來怒道:“你不要把事情鬨大了,到時吃不了兜著走的就是你這樣的小人物!”

那工作人員似有猶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徐來,目光落在他手腕上的勞力士金錶上,這人應該來頭不小,工作人員隻好從牙齒縫裡迸出兩個字:“放行!”

“這纔對嘛。”徐來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銀元,悄悄塞到他的褲子口袋裡:“小費,買點好吃的。”

那工作人員會心地訕笑著對徐來低頭哈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