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戰神追妻:神醫醜妃太囂張 > 第886章 雙生,你想不到的一個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神追妻:神醫醜妃太囂張 第886章 雙生,你想不到的一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銀眸小鬼對人的防備心很重,任憑零星好話說儘也無用,任憑墨七惜任銀眸小鬼隨便咬也無用,除了紀雲開,銀眸小鬼不肯接近任何人,也隻肯吃紀雲開喂的食物和水,偶爾也會吃小兵們喂的東西,但必須是他熟悉的小兵,要是換一個人來,銀眸小鬼又不認了。而且,除了紀雲開外,旁人給他送吃、送喝,他都不會老老實實的等人喂,都是用手吃的,他隻接受紀雲開的餵食,隻會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裡,等紀雲開一口接一口的喂他吃東西。每吃一口,紀雲開還要拍拍他的頭,獎勵他才行。銀眸小鬼並不會認人,他隻會聞氣味,他熟悉紀雲開的氣味,他習慣的找紀雲開,而且銀眸小鬼晚上不愛睡床,他喜歡睡地上,隻有抱著紀雲開,隻在紀雲開懷裡,他纔會在床上睡覺……這些習慣,是紀雲開一點一點為他糾正的,但不知哪個環節出了錯,他現在隻認紀雲開,一旦紀雲開不在了,他又恢複了他小獸的本性。彆說這個銀眸小鬼,現在還需要紀雲開為他糾正生活習慣,就憑銀眸小鬼對紀雲開的依賴,和對墨七惜與零星的防備,這兩人也不可能把銀眸小鬼帶走。帶走了,他們也養不活銀眸小鬼,最後隻是兩敗俱傷。無奈,零星與墨七惜隻能留下來,跟在紀雲開身後,跟著她一起照顧銀眸小鬼,讓銀眸小鬼習慣他們的存在,習慣他們的餵食。這必定是一個漫長的過重,許是被人傷害過,銀眸小鬼對人的防備心很重。紀雲開要不是趁銀眸小鬼病得糊塗,把前主人給忘了,趁機得到了銀眸小鬼的信任,讓銀眸小鬼習慣了她的氣息,這銀眸的小狼崽也不會這麼快,就接受紀雲開的存在。墨七惜不走,王爺嘴上不說心裡還是高興的。他和紀雲開為了墨七惜特意跑了一趟北辰,不說來北辰的路上遇到多少危險,就說在北辰,他們遇到了多少危險?甚至,他和紀雲開的孩子,還因此受了影響,要是不給北辰一個教訓,旁人還隻當他蕭九安怕了北辰。當然,墨七惜就是走了,王爺一樣可以讓北辰脫一層皮,但會有難度。墨七惜的離開,會動搖軍心,不知內情的人會以為,墨七惜不看好王爺,怕了北辰,纔會提前離去。如此一來,軍心必亂,於他無利。箇中利害關係王爺相信墨七惜早就知道,偏偏他知道還要走,這怎麼不叫王爺生氣?墨七惜這個混蛋,要用他的時候纔是兄弟,不用他的時候,就他大爺什麼都不是!“你來北辰之前,有什麼打算?”養了兩天的傷,勉強能見人後,王爺就與墨七惜碰頭了。他們在北辰呆得時間足夠長了,北辰皇帝被他們刺傷了,這幾天正在養傷,對朝政的把控不如從前,這個時候要是不對北辰出手,就要錯失良機了。“他們不是一直打壓劉淵嗎?你索性讓劉淵把兵權交出來,你說……那個老東西養的幾個兒子,會不會為了這根骨頭,而打得你死我活?”墨七惜十足的壞心,眼眸都冒著壞水。這就是他要蕭九安非來北辰不可的原因,冇有蕭九安,就冇有人能說服劉淵,即使劉淵在北辰舉步維艱,手中的兵權也隻是堪堪保住,但冇有蕭九安開口,劉淵也不會把兵權交出去。劉淵的兵權是為蕭九安留著的,他等著蕭九安回來,把兵權交給蕭九安。也正是有劉淵這麼一個人在北辰為坐鎮,北辰那些人纔不敢明目張膽的找蕭九安的麻煩,隻私下動手。不得不說,王爺確實是幸運的,他身邊總有人,默默地為他付出,即使王爺不在意。“這幾年,劉淵手中的權利越來越小,保留心腹,把餘下的交出去也冇有什麼。”王爺對北辰的情況,還是瞭解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王爺從來不打冇有準備的仗。“如此最好。另外,我還查到北辰皇室一個醜聞,本來想等那個老傢夥的兒子,都死得差不多才說的,現在我懶得等,也冇有心情去報複他。”墨七惜唇角上揚,笑得邪氣而俊美,哪怕頂著一臉青腫未消的臉,仍舊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暗夜帝王,一舉一動都帶著說不出來的傲氣。“什麼醜聞?他的兒子不是他的?”王爺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墨七惜,嚴肅的臉柔和了幾許。暗夜帝王墨七惜就該活得肆意驕傲,不受任何人影響,不為任何低頭,哪怕是他的父親也不行。“他不是有一對雙生姐妹花寵妃嗎?護著人家生下四個兒子,寵了十幾年也冇有膩味。”墨七惜說的是三皇子與五皇子的母妃,他們的母妃是雙生姐妹花,生的也是雙生皇子,不過兩姐妹的兒子都隻活下了一個。這裡麵有什麼原因,是個人都明白……在北辰,雖冇有什麼雙生子不詳的說法,但雙生子註定會失去繼承權。兩個長得一樣的皇子,其中一個當上了皇帝,另一個呢?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皇帝,大臣們根本分不清,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醜聞,或者麻煩,一般情況下,雙生子都不會立為太子。皇室也極少出雙生子,偏偏他們這位父皇是個長情的,他對一個女人好時,能把那個女人捧上天。他寵著那對姐妹花,明知她們生下雙生子的概率極高,仍舊讓她們懷孕生子,並默許她們弄死其中一個,好留另一個下來爭皇位。這本是無可厚非的事,但問題出就出在,那對雙生姐妹花寵妃,可不像她們表現出來的那麼單純美好,她們的孩子,也與北辰皇帝冇有關係。或者說也有關係,但不是什麼父子關係。王爺一聽就明白了,挑眉問道:“跟誰偷生的?”“你想不到的一個人。”墨七惜笑得神秘,好看的唇角抿成一條線,顯然他是高興極了。王爺原先確實冇有猜到,但從墨七惜的表現中,王爺頓時明白那個人是誰了,不由得哈哈大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