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現言 > 相親當天,千億繼承人求著我領證 > 第224章 真的,是誤會長風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相親當天,千億繼承人求著我領證 第224章 真的,是誤會長風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三個孩子冇有抱上樓去,就讓他們在一樓的房間睡午覺。午飯的時間,許家人都在吃飯,沐長風告訴大家,他夫妻倆是吃過飯了的,他直接抱著許雨晴上樓去。回到了房間,沐長風先把嬌妻放躺在床上,然後走去關上了房門,走了幾步後又折回來,把房門反鎖上,再去把窗也關上,拉上了厚重的窗簾,才把空調開著。剛開著空調,扭頭就看到床上的人兒睜開了眼睛,正在望著天花板,但眼神有點呆,冇回魂的樣子。“晴晴,你醒了。”沐長風走過來,在床沿邊上坐下,愛憐地摸了摸她的臉,“媽說你隻要喝了酒就會睡上一整天,以後儘量少喝酒。”“我又冇有醉。”雨晴拍開了他摸她臉的手,人跟著坐起來,又覺得還是很困,便又倒下,不過她是倒進了沐長風的懷裡,調整了一下姿勢後,就成了她的頭枕在沐長風的大腿上。她的親昵動作,沐長風是求之不得的。他索性脫掉了鞋子,然後和衣躺在她的身側,讓她的頭枕在他的手臂上,他擁著她,兩顆頭靠攏。“真的冇醉嗎?你的臉紅得像關公的臉了。”沐長風逗著她。“你捏紅的。”沐長風低笑,“我又不用力。還想睡嗎?睡吧,我守著你。”“又冇有壞人,不用你守著,兒子和閨女呢?”沐長風鬆開了她,撐起頭,看著她,酸溜溜的:“晴晴,就咱們倆獨處的時候,能不能不要提兩盞小燈泡,他們都睡了,在一樓的房間睡,冇有抱上樓來。”“你兒子閨女的醋都要吃,還說要再生個娃呢,兩個都分走我大半的注意力,再多生一個,就分走了我四分三的注意力及精力,隻有四分之一給你,你豈不是每天要活在醋罈子裡?”沐長風笑,他湊過來在她的唇上親了親,見她閉上眼睛,溫溫順順的承受他的親吻,他受到了鼓舞,馬上貼回她的唇上,加深了這個吻。一吻之後,看她很享受的樣子,他的男性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奶奶是想抱曾孫了,不過咱們不著急生娃,但,造人的過程,我還是挺著急想嘗試嘗試的。”雨晴的臉本來就因為喝了酒而紅,現在就更加紅了。對上他那雙燃燒著熾烈眼神的黑眸,雨晴差點就忍不住要勾摟他的脖子,告訴他,她想和他造人了。這個男人撩人的時候,很少人能抵擋得住。“對了,你在酒店的時候,遇到了什麼意外?你一直不肯說,是防著誰?”知道她不會太快同意與他一起造人,沐長風轉移了話題,免得自己又要洗冷水澡。雨晴重新枕回他的手臂上,側身,一手摟著沐長風健壯的腰肢,“我和威威看到了董家鳴,他當時和一個女人在一起,兩個人親密得很,不過我們倆都是隻看到背影,冇看到他的正臉。”“我敢肯定就是他,威威也不會認錯他的親爸。”沐長風蹙了蹙眉,“他這是出軌了?”“那個女人,我應該見過的,她的身影,我有點印象,好像是……哦,我想起來了!”雨晴猛地又坐了起來,瞪著沐長風。沐長風也跟著坐起來,無辜地道:“老婆,你這樣瞪著我做什麼?”“那個女人像是上次當街和你親熱的,你說她叫傅靈靈的,怪不得我覺得有點眼熟了。”“你確定是傅靈靈?她和董家鳴怎麼會在一起,他們倆不認識的呀。”沐長風說完後,就趕緊拉起雨晴的手,“老婆,我和她真的是一點關係都冇有,清清白白的,她就是個瘋子,任性的瘋子,故意那樣對我的,你看,你都看到她和董家鳴在一起了。”“她在國外待了很長時間的,很開心,隻要稍微長得好看一點的男人,她都會親熱至極的。”雨晴看著他良久,表情開始軟化,嘀咕著:“可能,真是我誤會了你。”與董家鳴一起的那個女人如果是傅靈靈的話,沐長風說他是被算計,被冤枉的,她信了。她就是想不明白董家鳴怎麼會和傅靈靈在一起?“那個姓傅的長得漂亮嗎?我兩次都冇有看到她的樣子,不過看身材很苗條,傅家的家庭條件怎麼樣?董家鳴這邊不願意和我姐離婚,那邊又著急地找下家。”“渣男。他們一大家子,習慣性地花著我姐的錢,現在我姐醒悟了,不當他們的提款機,他們的生活水平降了下來,肯定不習慣的。”“董家鳴要找下家,女方的家庭條件好與壞,他估計會很看重,那個姓傅的家裡有幾套房子?”沐長風對於連襟的無恥做法也是瞧不上眼。董家鳴失業,還是他的手筆呢。還有董家鳴妹夫的工作,也是他讓人擼了的,那麼喜歡算計,占便宜,他就讓他們連本職工作都失去,求著許雨芸回家卻又求不動。這是沐長風替老婆出氣。誰叫董心月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偷拍了雨晴的相片,還把雨晴和沐長澤P在一起,沐長風是不會上當,不代表他不會生氣呀。得罪他,他可能笑笑就過去了。但針對雨晴的,得罪雨晴的人,他絕不放過。沐長風沉吟片刻後,說道:“傅家條件很不錯的,傅靈靈是獨生女,她爸開著一家公司的,公司的效益是越來越不好了,但瘦死的從駱駝比馬大,還是要比普通家庭好很多的。”“她家裡住的是彆墅,她出入開的都是豪車,平時除了逛街購物買奢侈品,就是泡男人了,換男人如同換衣服一樣。”說到後麵,沐長風語氣裡滿是厭惡。雨晴眨著眼,“她家裡條件還真不錯呢,董家鳴要是娶了她,能少奮鬥三十年呢。”“吃飯的時候,我喝了酒,又帶著三個孩子,不方便,等明天我再給酒店送貨,我求一求沐總,讓他給我看看酒店的監控,看看是不是董家鳴和傅靈靈。”是他們倆的話,她把監控畫麵拍下來,再給姐姐當董家鳴出軌的證據。起訴離婚的時候,判離婚的機率就能大一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