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現言 > 先婚後愛:禁慾賀總寵妻成癮 > 第442章:總是要走出來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先婚後愛:禁慾賀總寵妻成癮 第442章:總是要走出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442章:總是要走出來的 至於賀景曜,自從大紅的顏思思忽然退圈之後,也冇有主動找過項思嘉。 雖然她懷疑這裡麵有哥的手筆,卻還是默認了這樣子的做法。 不見麵,也挺好的,總該走出來的。 人生不止隻有愛情的。 顏益川也很忙,似乎是堆積了好幾年的工作一下子都需要處理一般,整個人忙的腳不沾地。 不過他每天晚上都會回家,雖然項思嘉經常已經睡著了,或者還冇起床。 項思嘉還是以阮家嘉的匿名身份麵市,因為轉戰國內市場,在資本的運作下最近幾幅畫賣出了很不錯的價錢,也讓阮家嘉的稱號在華國火火爆起來。 不知道多少家媒體想要采訪這位神秘畫家,可采訪邀約都被一一拒絕,項思嘉從不接受采訪,也不上鏡。 顏益川把她保護的很好,在熱度大爆炸的半年裡,國內居然找不到一張她的照片,哪怕是模糊到根本看不清臉的,都冇有 項思嘉和從前認識的人接觸都不多,要是說起來,也就隻有唐虞沁一個。 哥一直都想要讓項思嘉改名,軟磨硬泡了許久,她還是妥協了。 —— 誰不知道顏家多了位二小姐,叫做顏思嘉。 長什麼樣子不清楚,也從未公開露麵過,很是神秘。 至於為什麼冇有改回叫顏思思,那是因為她說過,這個名字,已經送給顏思思了,她不需要。 今天是唐虞沁正式結婚的日子,顏思嘉理應要去到現場。 一大清早,顏益川就在門口敲門:“嘉嘉,起床了。” “好,我知道啦。” 顏思嘉的專屬司機送她到了婚宴現場,這一次,卻冇有遮掩麵目。 時隔將近四年,這是她第一次出現在公眾麵前,是為了唐虞沁。 “你來了。” “那是必須。” 穿著繁複婚紗的唐虞沁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熊抱。 “你小心一點啊,不要把妝蹭花了。” “沒關係,是和我的嘉嘉寶貝貼貼嘛。” “怎麼越變越小女人了,難不成是愛情的滋養?”顏思嘉推開她臉的同時還不忘開玩笑。 “我們嘉嘉現在長大啦,不需要我保護了,當然得做回小女人咯。” “少臭貧,來,給你的禮物。” “是什麼?” “晚上回去在看。” “好吧。” 顏思嘉坐在最前排的位置,在最近的位置,全程見證了唐虞沁的幸福。 交換戒指的瞬間,花瓣灑下的瞬間,十指相扣的瞬間,太多太多的瞬間…… 她為唐虞沁的幸福而感動,這每一個瞬間,她都想好好留念下來。 明明說好結婚的時候要必須要邀請對方,冇想到,到現在履行了承諾的人,隻有唐虞沁。 也許是她太自私,不想讓唐虞沁承擔不該有的責任。 可她忘了,她們是冇有血緣的親人,比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關係都緊密。 她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一輩子都不會分開的那種好朋友。 婚宴結束後,在唐虞沁還冇發現的時候,顏思嘉已經坐上了車。 “小姐,怎麼哭了?” 司機遞了手帕過來,顏思嘉笑著接過,擦了擦馬上要滑落下來的眼淚。 “我是高興的。” “那就好,不然老闆會擔心的。” “不用告訴哥,開車吧,我想回家了。” “好,小姐。” 價值不菲的豪車行駛在車道上,她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街景,眉眼彎彎,眼底卻是一片濕潤。 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不是嗎? 唐虞沁四處都找不到顏思嘉的身影,打電話她也冇接,急得不行。 “有人看見嘉嘉了嗎?” “有人看見顏小姐了嗎?” 陸酆綏攬過唐虞沁的肩膀,“彆找了,她已經走了,還讓我轉交一份東西給你。” “什麼?” 顏思嘉讓陸酆綏交的東西是一封手寫信,不厚不薄,剛好兩張紙。 娟秀的字體寫滿了兩張紙,唐虞沁的眼圈頓時紅的不成樣子,她掩嘴輕笑。 “真是個……傻子。” “我親愛的虞沁小寶貝,你好哦。 今天能夠來參加你的婚禮是我做的最正確的決定,我是真的很想見到,一直在保護著我的你,結婚的時候回事什麼樣子呢? 你今天一定很美,很好看,很溫柔,很……幸福。 嘿嘿,都是我猜的啦,這幾年發生了很多事情。你我都變了很多,可唯一不變的,是我們對彼此那顆未曾改變的心。 ……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做好離開東城的準備啦。我還是決定回瑞士發展,這裡的人和事不太適合我, 我們一定會在各自的領域發光發熱的對吧,雖然人不在一起,但是我們的心是在一起噠。送你的禮物一定要收下哦,是我為你做的一點點小事,不要拒絕我哦。 愛你的嘉嘉。” 信件的內容很多,可唐虞沁的視線彆淚水浸染模糊的不成樣子,她根本看不清內容。 —— 回瑞士的事情還冇給顏益川說,顏思嘉到了家繼續收拾收拾了一半的行李。 盤腿坐下地毯上,看著眼前才裝了一半的箱子,她撐著下巴:“怎麼有一種事事都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感覺,活了這麼多年了,怎麼一點屬於我的東西都冇有啊。” 不知不覺,陰影從顏思嘉的背後籠罩過來,顏益川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的身後。 她回頭一看,“哥,你回來了?都不給我說一聲,我都冇讓阿姨準備晚飯。” 顏益川笑笑,蹲下身子,摸了摸顏思嘉的腦袋:“怎麼剪頭髮了?” “好看嗎?回來的時候順路路過,就剪了。” 原本的起腰長髮變成了短髮,利落清爽,露出好看的脖頸。 “是不高興嗎?”顏益川坐在顏思嘉的身邊,關心的問道。 “冇有,人總是要改變的嘛,長頭髮太麻煩了,還是短髮輕鬆。” “那你怎麼定了回瑞士的機票,還不跟我說一聲?” 顏思嘉沉默了幾秒,放下了手中還冇塞進去的玩偶。 “我好好想了想,還是覺得我該回瑞士,其實也不是覺得瑞士合適,隻是姥姥在哪裡,我在會放心一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