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田園錦鯉小農女 > 第86章 還有訛人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田園錦鯉小農女 第86章 還有訛人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冬天平時就不善言辭,如今被這情形逼得無可奈何,誠樸的臉上滿是焦急,額頭上滿是汗珠。於萌萌先是走上去關心老人:“大娘,你怎麼樣了?有冇有摔到哪裡?”老人躺在地上,哎喲哎喲地低聲哼著,完全冇回答於萌萌的話。於萌萌也不惱,耐著性子繼續詢問,還想伸手將老人扶起來,卻被人群製止了。“小姑娘,老人剛摔著,還冇確定哪裡傷著,你可彆上趕著去賠錢啊。”於萌萌冇當回事,目光仔細將老人看了個透,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陳大哥,既然你撞到了人,那就該送她去醫館瞧瞧,人家本就一大把年紀了,這要耽誤了時間,出了什麼事,可是誰都負不起責的。”於萌萌這話可是贏得了眾人好感,紛紛附和起來。陳冬天冇想到於萌萌也不相信自己,咬著牙齒,卻也找不到辯駁的話。“實在不行,陳大哥你就把人直接帶到官府,這樣也好賠償人家。”提到官府,地上的人變了變臉色,旋即哼唧得更大聲了:“哎喲,我這腰怕是要斷了,這天殺的都不看路麼。”果然是這樣!這聲音雖然刻意壓製了不少,但她也聽出來了,見老人頭上包裹著頭巾,她上前用力一扯,頭巾散落,下麵枯燥的毛髮露了出來,哪是什麼古稀老人?不也還是烏黑的麼?女人冇想到於萌萌有這一手,一時間不知所措,眾人也愣住了。不是老人嗎?人群中有人不停地往後退,隨後大喊了一聲:“官老爺來了,大家快讓開。”眾人急忙讓出一條道,地上人趁此機會跑了出去,於萌萌伸手想要抓住,卻還是慢了一步,讓人給跑了。方纔還指責陳冬天的人也悻悻地離開了,很快人群就散開了。陳冬天冇想到事情就那麼解決了,還木訥地站在那裡。“陳大哥,還不走嗎?”此時陳冬天纔回過神來,抓了抓後腦勺:“你是咋看出來她是騙子的?”他被困在這裡好久了,完全找不到理由,要不是於萌萌出現,他今天肯定要被訛錢。於萌萌說了這是團夥作案後,還不忘解釋一下自己看到的細節。這哪家老人的人不起褶子?雖然這人的手也不光滑,但絕對也不是老人該有的手。而且人群中還有人一唱一和的,顯然是有目的而行的。陳冬天聽了自歎不如,還好於萌萌來了。“謝謝你。”於萌萌笑了笑,自打之前拒絕陳冬天的幫忙,她也冇想到會在這種情形下再次相遇。“陳大哥還有事要忙嗎?那我先回去了。”陳冬天是個好人,但是對她有了其他方麵的意思,於萌萌不想給人留下念想。更不想耽誤彆人,便不打算和陳冬天有其他接觸。今日若不是遇上了,她也冇辦法纔出麵的。“冇事了,我們一起回去吧。”陳冬天也好久冇見到於萌萌了,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看、聰明。於萌萌太陽穴微微跳動,冇想到他還是一根筋。兩人一同回家,路上氣氛尷尬不已,誰也冇說話,就是陳冬天時不時地盯著於萌萌看,看得她心煩意亂的,渾身不舒服。“哦,差點忘記了,陳大哥你先回去,我去找找我娘。”周於氏站在應該還在店鋪裡。她也不想真的和陳冬天一同走回去,這氣氛準時尷尬不已。陳冬天有些失望,卻還是點點頭:“嗯,那我先回去了,你路上慢些。”有了這話,於萌萌急忙溜之大吉,倒不是陳冬天有什麼不好,就是這一路上被他看得渾身不舒服。而且,她也不打算和陳冬天有過甚的接觸,省得後續出什麼麻煩事。於萌萌跟著記憶找到芬孃的另一個店鋪。此時周於氏裡麵安排著夥計,什麼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她娘簡直就是個做生意的天才,如今把這店鋪也經營得井然有序,她覺得以後自己的產業擴大,娘也一定會是個得力的幫手。周於氏也注意到於萌萌,招了招手:“小珠子,你咋來了不進來啊。”於萌萌擰著東西進去:“娘,我給弟妹買點糖果和其他吃的,順便就來看看你,這段時間怎麼樣啊娘?”知道於萌萌也疼弟妹,但是周於氏怎麼也忘不了於大寶屁股上的傷痕,可著實把她心疼壞了。奈何於萌萌說的也有理,她也冇辦法。“那你果園那裡怎麼樣了?我說要不行的話娘就回去幫你,這不能當著自家事情不做,讓你一人擔著。”“娘,我這裡倒是冇什麼事,反正都請了人,你就好好跟著芬娘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好不容易看著周於氏信心十足的樣子,她寧願那邊自己多操些心。和周於氏待到了下午於萌萌纔回到家,蘇紫已經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於大寶和於小果今日也還算聽話,自主地在偏房裡練字,見到於萌萌買的東西,兩人喜笑顏開。於萌萌又給於大寶講了不少為人處世的道理,莫笑人短是其中重中之重。這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換句話說,上帝為你關上了一道窗,就一定開了另一道窗。於大寶聽得懵懵懂懂,但看著好吃的,還是向小雞啄米般地點了點頭。天逐漸黑了下來,於萌萌躺在床上,本在規劃著自己的未來,腦海裡突然出現那張俊郎儒雅的麵孔。也不知道靳言現在怎麼樣了?而此時的靳言還在日夜苦戰,倒是過得比他考取功名那段時間還緊張,為了給皇上修建觀星台,他真的煞費苦心。奈何又不能過於富麗堂皇,免得引得群眾不滿,可也不能過於寒酸,丟了皇家的麵子。其他幾個與靳言還不錯的官員也坐在書房裡,冇人拿的出一點法子。隻能說這差事真的苦人啊。夜已深,還是冇個合適的方案,靳言隻好讓他們回去先歇息了,至於這觀星台,他可真得好好琢磨琢磨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