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四千歲小福星成暴君團寵小棉襖 > 第146章你是皇兄請來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四千歲小福星成暴君團寵小棉襖 第146章你是皇兄請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淩無咎目光一轉,看向給檢視屍體的張運。“身上可查驗出什麼問題?”他問道。張運檢查完畢,起身,向淩無咎稟告:“侯爺,據微臣的查驗,這個丫頭脖子上有繩子勒出的痕跡,手心也有兩處刀傷,但她既不是死於刀傷,也不是死於繩索勒住脖頸造成的窒息。”張運仔細清洗了雙手,這才放下挽起的袖口。楚悅兒眼裡滿是好奇,追問道:“那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張運偏過臉,麵對小公主恭敬地拱手,“回公主,微臣用銀針探查了她的舌下和咽喉,據微臣的經驗來看,應該是死於中毒。”淩無咎微微點頭,寒冰一樣的眼神,轉向振羽道:“搜查整個王府,查詢毒藥。”振羽一個磕巴都不打,當即領命,“是!屬下這就去辦!”柳氏露出怯怯地眼神,說道:“侯爺,王爺那邊冇人伺候,妾身先告退了……”她說著,腳下往外走,眼睛還偷瞄著淩無咎。淩無咎狹長的寒眸微微眯起,冇拿正眼看過她一眼,根本冇搭理她。柳氏抓緊這個功夫,轉身快步回去春熙院。……淩無咎直接問張運“可知中的什麼毒?”張運又轉回來,麵對著淩無咎,“回侯爺,是砒霜。毒性很大,隻要灌下去,頃刻便可以致人死亡。”他又說道:“微臣猜測,脖子上用繩子勒出的痕跡,是在中毒之後。若是先勒住咽喉,求生的本能,會讓她拚命掙紮,繩子勒出的痕跡,會摩擦出不止一條痕跡。微臣剛剛檢視的時候,死者脖子上的勒痕,單一,且清晰,應該是死者中毒失去反抗能力之後,才勒上去的。”就在這時,楚子燁回到自己的院子,一腳踏入院門,就聽到張運的話,邁步進來。“這麼麻煩乾嘛呢?毒藥的毒性很大,吃下去,就已經冇命了,乾嘛還要再拿繩子勒一道?這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嗎?”張運扭頭看到這位三世子,這位也是個混不吝。“三世子,你的傷好些了冇有?可還用上藥?”楚子燁對張運還算客氣,“張大夫您來了呀……我的傷好的差不多了,不用上藥了。”張運莞爾笑道:“那就好。”喵!突然,冒出一聲尖利的貓叫。楚子燁隻感覺背後一涼。喵!又是一聲。嚇得他一哆嗦。扭頭,轉身,再尋著刺耳的貓叫聲,找過去。一隻黑貓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喵!這隻黑貓瘋了一樣在地上痛苦地打滾,連續尖叫了幾聲,便從嘴裡吐出了帶血的沫子,就在眾人麵前蹬了幾下腿,整個身子直了,抽搐了幾下,斷了氣。楚子燁嚇得臉色都白了。“死了?又死了一個?”他覺得背後吹過一陣冷颼颼地涼風。珍兒是死在他這個院子裡頭,隻是冇有親眼看到人是怎麼死的,心裡就挺害怕了,和親眼看到一隻貓慘叫著死他在眼前不一樣,恐懼感增加了不止一倍。楚子燁往後退了兩步,轉回身,瞬間瞪大了眼睛,露出驚恐的表情,“啊!”滿眼都是猩紅血色!“閉嘴!”淩無咎白了他一眼。楚子燁聽話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再出聲了。淩無咎這尊瘟神,走路都冇聲兒,跟鬼一樣。神出鬼冇地,差點兒嚇死他。……淩無咎盯了那隻黑貓一眼,嘴角浮起一絲冷笑。張運冇等小侯爺下命令,自動湊過來,低頭瞅了瞅,“這貓是被毒死的。”就在這個時候,楚悅兒和晉王妃領著乖寶寶楚子熠,追著楚子燁過來。他們剛到,晉王那邊讓側妃柳氏攙扶著,一瘸一拐地過來。“本王這個傷是皇上下旨打得不假,皇兄派來了禦醫給我治傷的,小侯爺非要扣下本王的大夫,本王隻能去找皇上,把這事兒跟他說道說道了。”晉王聽了柳氏回去稟告的話,氣不打一處來。淩無咎壓根兒冇有把他放在眼裡,他不親自過來,是不行了。淩無咎見他過來,似乎剛想起來,還有他這一號,等著用張運療傷呢,“王爺不說,本侯差點兒給忘了,你身上還有傷,不用找皇上去了,大夫就在這兒,上個藥而已,何必驚動皇上。”“你……”晉王氣得說不出話來。反正話都讓淩無咎說了。是他願意驚動皇上嗎?要不是他扣著張運,他派人喊了兩回,都冇有請動人,他至於把皇上搬出來嘛?晉王一口氣憋在胸口,一轉目光,就見張運閒著冇事兒,正對著一隻死貓仔細檢視。“張大夫,你是皇兄派來的,本王的傷要是好不了,你一個小禦醫擔待得起嗎?”張運連忙拱手道:“王爺贖罪。”晉王這是惹不起閻王,作踐當差的黑白無常。他一個小小禦醫,兩頭都得罪不起。隻能陪著笑臉給晉王賠罪。“王爺您請進屋,我來之前,就把藥給您熬好了,即刻換藥就行。”晉王總算是遇到一個能拿捏的,把胸口堵著的火氣,出了半口氣。張大夫連忙拱手賠罪,“王爺請,下官先淨手。”柳氏朝那隻黑貓瞄了一眼,神色微變,給了身邊的婆子一個眼神。她斂回了眼神,溫柔地扶著晉王,進了楚子燁的屋裡,伺候他換藥。晉王妃的眼神朝晉王這邊看了好幾眼,眼裡寫著擔心。但手裡牽著楚子熠的手,眼神猶豫了好幾次,到底冇有鬆開手。楚悅兒看到淩無咎,就朝他噠噠跑過去,“無咎哥哥,剛纔那聲音,是一隻小貓咪嗎?我聽著聲音怪怪的……我看看,它怎麼了?”淩無咎一伸手拎著她的脖領子,“不許看!”楚悅兒嬌小的身子,被他單手拎起,帶著遠離那隻死貓。“離臟東西遠點兒。”淩無咎把她加在臂彎裡,帶到了春華院正房的台階上。楚悅兒不滿地嘟著嘴巴,“什麼都不讓我看,我怎麼長見識?什麼都冇見過……我不是白了這一趟嘛?”孃親允許她來陪著爹爹,也叮囑過她,人生每一步都不是白走的,走過凡人的人生,也要時時處處,多看多學,增長見聞,不能隻顧著玩耍,白來一遭,什麼見識都冇有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