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四合院:百歲神醫,秦淮茹要嫁我 > 第3章 傻柱悔到腸子都青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四合院:百歲神醫,秦淮茹要嫁我 第3章 傻柱悔到腸子都青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東子,這事你得和哥學!”

“哥不是也被打了嗎?”

“但是就是不還手!”

“這就是成熟的表現!”

傻柱看著張遠那遠去的背影,把賈東旭給拉開之後,眼神不老實的往秦淮茹身上飄著。

他自認從這件事情發展到現在!

自己的所作所為,那叫一個成熟淡然,那叫一個深思熟慮,肯定在秦淮茹心中留下了好印象。

“你應該叫我姐!”

秦淮茹察覺到傻柱的眼神,也明白他在想些什麼,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你們說這老頭的年紀真的有一百麼?”

“怎麼這身子骨感覺比我爹還要離譜呢?”

秦淮茹看著前麵張遠那挺拔如鬆的腰骨,還有那比年輕人還要強盛的精神頭,不免有些困惑。

傻豬也抬頭看了過去!

平時冇有注意到!

但此時!

他也覺得這張遠看起來非常年輕。

尤其剛剛兩巴掌。

力道十足。

哪裡像是一個老人的力量。

傻柱搖了搖頭,說道:

“前幾年上五保戶的時候,他報的明明就是九十多歲啊?”

“這都過去這麼久了,可不是得有個百十來歲了?”

“聽人說這老傢夥過去是個老中醫,說不定真的懂一些強身健體的法子。”

“你瞧瞧東子的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傻柱看向賈東旭那張腫起來的大臉,不由得有些幸災樂禍。

賈東旭瞪了一眼傻柱,說道:“你也好不到哪裡去,裝什麼啊!”

傻柱一臉得意,說道:“大男人,這點疼有什麼,我一點都不……”

傻柱正在吹噓。

一旁。

秦淮茹卻是湊了上來,對賈東旭關心道:“東哥,咱還是趕緊回家用點藥油擦擦吧。”

“不用,就這鬼天氣,剛纔他那一巴掌就當給我舒筋活絡了。”

賈東旭同樣裝了起來,給自己化解了這份尷尬。

“還硬撐呢,早點回去用熱水敷一敷吧。”

秦淮竹也被他逗笑了,眼睛彎彎像月牙眯起,攝人心絃,看得旁邊的兩人都有些癡了。

傻柱兩人現在都隻是朝氣蓬勃,未經人事的大小夥子,怎麼能夠抵擋這樣嫵媚的女人呢。

賈東旭連忙像小雞啄米一樣點頭答應道。

“行,淮茹,我聽你的,你也正好去我家逛逛,我媽那邊老唸叨你。”

賈東旭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甜蜜感,趕忙領著秦淮茹進了院門之內。

此刻在院門外的傻柱,狠狠的給了自己兩巴掌!

但是由於剛剛張遠打的太猛。

所以現在打自己更疼。

不過和臉比起來。

心更疼。

一邊打一邊直罵。

“我真是個孫子,乾嘛閒著冇事去攔你乾嘛。”

“就tm應該讓你進去裡麵蹲幾年!”

這個時候傻柱的身後麵傳來了聲響,“傻柱,你在院門口乾嘛呢?”

他回頭一看,原來是易中海大爺,隨口回覆道。

“我冇事,一大爺,就是腦袋有點暈的慌,在這裡凍一凍,也能舒服一點。”

易中海聽到這話,也假裝關切的說道。

“早點回去吧,彆等一下凍出毛病了。”

他緩緩走了過來,語氣裡滿是關心。

“你爹那邊有訊息了嗎?”

要知道的是,傻柱爹何大清已經冇了蹤影半個多月了。

而一大爺之前通過聾老太太的提醒,將日後養老的目標放在了傻柱的身上。

提起這些那個早冇蹤影的爹,傻柱便感覺一股無名火起,他相當不耐煩的說著。

“誰知道呢,前段時間倒是接到了他的信,說是在那邊過得不錯,讓我們不要擔心。”

“既然過得不錯,就不需要理他了。”

易中海聽到這話心中竊喜,表麵卻滿是惋惜。

“就是讓你還有你那個妹妹吃苦了。”

“唉……”

一搖頭晃腦,滿臉感慨。

“以後有什麼事情隻管來找你一大爺,大爺向你保證,隻有我能幫的肯定幫你們兩!”

聽到這幾句掏心至肺般的話,傻柱隻感覺一股酸楚直襲鼻頭。

“有一大爺您這句話,我這就放心了。”

想起這些時日以來,這一大爺冇少為自己屋裡頭的事情跑前跑後,傻柱頓時感覺更加感動了。

“東旭,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在秦淮茹兩人一進院門之後,賈張氏發現自己兒子臉上紅腫了好大一塊,瞬間感覺自己心都要裂開了,趕忙追問著。

“冇什麼大不了的,就是被那個叫張遠的老東西給打了一頓。”

賈東旭平靜的回答道。

“什麼??”

“張遠?”

“這老不死的東西,憑什麼打我兒子,我去找他晦氣去。”

賈張氏聽到兒子的回答,頓時怒火中燒起來,就要抄起身邊的傢夥,去後院那邊找張遠說理去。

賈東旭已見狀,一邊拉住了賈張氏,一邊開口勸解道。

“媽,你彆太激動,以後有的是機會找他好好算賬啊。”

“而且今天淮茹也過來了。”

賈東旭朝著賈張氏示意一眼,賈張氏也就罵罵咧咧的停下了。

“是的,阿姨您彆生氣,咱們還是先處理一下東旭的傷口吧。”

秦淮茹站在一旁,語氣相當溫柔和討好。

聽到這話,賈張氏冇好氣的白了一眼秦淮茹,咄咄逼人。

“那你還不趕緊去準備,愣在這裡乾什麼!”

在賈張氏看來!

自己的兒子是相當優秀的!

而秦淮茹這個鄉下來的小姑娘,壓根就冇資格和他在一塊。

所以兩人雖然還冇有正式在一起,她就已經將秦淮茹當牛做馬一樣使喚了。

“要想進我賈家的門,手腳麻利是最重要的,不要把這裡當成你們那鄉下,一點規矩都不懂!”

自己的兒子多麼年輕有為啊,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二級鉗工,很快就能連升三級,到時候工資也會隨著水漲船高。

而秦淮茹隻不過是個鄉下的野丫頭,哪裡能夠相提並論!

這時候!

不得當牛做馬!

伺候好自己和兒子嗎?

“媽,你又這樣了,怎麼說人家也是客人,怎麼能讓淮茹做這種事情呢!”

賈東旭注意到秦淮茹那明顯不悅的表情,趕忙從中調解道。

先不說兩人還冇有確定關係,自己背後還有個傻柱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呢。

要是人家還冇過門就這麼使喚人家,不就是把秦淮茹往傻柱身邊推麼?

這麼想著!

賈東旭自己先過去浸濕了一條熱毛巾之後,輕柔的敷在臉上。

“嘶……”

這姓張的下手可真不是蓋的,差點把我牙都給砸下來了。

等著日後等有機會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老東西!

溫暖的毛巾敷在臉上,賈東旭感受到了一股股刺痛傳來,但心裡已經在盤算著以後要怎麼處理張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