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傻妃傾城:我家王爺三歲半 > 第48章 念情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傻妃傾城:我家王爺三歲半 第48章 念情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葉千蕁同時也坐到了南宮宸的身旁,磕著瓜子,喝著茶水,一同默默觀望著南宮冥。葉千蕁還不忘小聲囑咐一旁看戲的南宮宸,“夫君,你不能學你八哥哦~朝三暮四是會被套麻袋拖出去打一頓的。”南宮宸嘴角抽了抽,想到那個場景渾身一顫,嚥著口水,這種想法他都不敢有。畢竟自己娶了個什麼狠角色心裡邊還是很清楚的。彆人或許隻是嚇唬一番,葉千蕁可是真會那樣子乾的人。說一不二。南宮宸傻樂了起來,“宸宸很乖的,絕對不會學八哥的。”葉千蕁很滿意南宮宸的答案,心情瞬間也愉悅了不少。春夏秋冬早就在門口等待多時,四聲節拍為令便可以進來,葉千蕁剛剛隻拍打了三下還剩下一拍還未打。舉起自己的雙手很是鄭重的拍了最後一拍子。春夏秋冬一個接著一個的漫步緩緩進來,身姿曼妙,每個人都用紗巾矇住了清秀的臉,對著葉千蕁行了一禮,恭敬的站在一塊兒,齊聲道:“見過姑娘。”葉千蕁點了點自己的頭,站起身,扔掉手中最後一瓣瓜子殼,伸出她的纖纖玉指妖嬈的指著蒙著雙眼的南宮冥,“你們幾人輪流站到他麵前說一句情詩。”春夏秋冬紛紛微微皺了下自己的眉頭,情詩?主子這不是難為她們幾個嗎?她們若是詩詞歌賦精進也就不說什麼了。她們完全就是詩詞歌賦不太擅長啊!更彆提一人一句情詩了。“姑娘,奴家情話會說,可是情詩……”葉千蕁就知道這幾人不會,早就準備好了。華夏五千年的曆史,風雲人物那麼多,會寫詩詞歌賦的文人墨客更是層次不窮,豈能難住來自二十世紀的新新人類呢!她早有準備,不就是情詩嘛!這有何難,瞧把這幾個丫頭嚇的。都語無倫次了,說胡話了。葉千蕁對著一旁千靈使了使眼色,千靈會意,將早已準備好的東西遞給幾人。千靈還耐心詢問,“可識字?”幾人點了點頭。千靈笑了笑,遞給幾人一個放心的眼神,“照著念即可!”幾人拿到那張寫了情詩的紙張傻眼了,不愧是主子,真是未雨綢繆啊!元春有些忐忑,看見上邊的情詩臉頰微微泛起了一絲紅暈,實在是不太好意思念出口,有些為難的抿著嘴角,祈求的眼神看著葉千蕁。葉千蕁直接給她比劃了一個加油打氣的動作,嘴裡還喊著,“加油!你可以的。”元春:“……”見自己躲不掉了,隻好硬著頭皮上了。走到了南宮冥的麵前,緩緩開口,“公子,得罪了。”微微啟齒,富含感情的念著那首情詩:“楓葉千枝複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元春唸完臉頰紅撲撲的,一臉的嬌羞之色。葉千蕁特意給南宮冥找的,看他是不是真的會思念某個人。這些詩句她更是念出來給她師姐白一一聽的。《江陵愁望有寄》——魚玄機的這首寄托的不就是對一個人的思念嗎?很是應景呢!南宮冥微微皺著眉頭,這詩貌似他冇聽過,這是出自那位高人的筆下,能將思念寫的這般有意境。南宮冥還是忍不住誇讚一句,“好詩!”葉千蕁嘴角抽了抽,有些想衝上去狠狠踹南宮冥一腳的衝動。好在自己足夠理智,冇有立馬去。“既然八王爺聽了這首情詩,可有所感悟?”南宮冥嘴角微揚,毫不吝嗇的誇讚這首詩,“感悟頗深。”“九弟妹不會就是讓本王前來聽你唸的這些詩吧!”葉千蕁冷哼一聲,想的挺美。早著呢!“自然不是,八王爺莫不是忘記,本公主出的題了吧!”“請問剛剛唸詩的這位姑娘芳齡幾何?”南宮冥這才反應過來,聽詩完全就是順帶,猜這幾位姑孃的年齡纔是主要。“十五。”南宮冥隨意說了個數,一副擺爛的模樣。葉千蕁恨鐵不成鋼啊!罷了!反正等會兒還是要讓兩人見麵的。不急,在玩兒會兒。“錯!”“元春,告訴他你多大。”元春抿嘴笑了笑,“公子,奴家今年已經十七了。”南宮冥:“……”他怎麼知道這幾人多大了,又不是神運算元。還能給人看相,算命,看年紀了。“下一個吧!趕緊的。”葉千蕁輕佻了下眼眸,“八王爺你猜錯了可是要受罰的,不過受懲罰是在最後一個環節,這會兒讓你先聽聽那些唯美詩句。”南宮宸好像發現了一個不得了寶藏一般。這丫頭居然還會寫這種情詩?還是很煽情的情詩,看來當真是自己小看了這個小媳婦兒了。元夏打開手中的紙張,嘴角含笑,也稍微帶著一絲絲情緒開口唸著:“奴思君不相思,思不得、心切切。奴思君不相思,思君日日月。奴思君不相思,相思琴奏不成、相思意。舉觴醉心肝,念君千萬聲、將去也。情深舉舉不相憶,君成相思淚。道不道相思,摧破朱顏愁。血為君喋成紅豆,粒粒蒼雪色。奴思君不相思,霓裳輕攏、一朝為君舞。不道此間淚,隻笑暖蟬時。”元夏唸完趕緊退到一旁,還不忘打量著幾人的神情。葉千蕁同樣也在打量南宮冥的神情,這首詩《相思彆調》可是將相思寫得深入骨髓了的。她不相信南宮冥跟白一一還聽不出來這其中的意思。南宮冥陷入了沉思,不明白葉千蕁跟他玩兒這麼一出是什麼意思。“九弟妹不如直接將其餘兩首詩唸完,本王在猜她們的年齡如何?”南宮冥敢肯定後邊兩首情詩更嚇人。元秋嚥著口水,上前一步:“漫綰青絲,淺畫眉紅;閒倚樓頭,輕鳴古箏。花顏兮思之慾絕,玉影兮癡夢難逢。一日三秋不見君,相思千載緋淚紅;欲刺龍血畫君眉,願逐月華流照君。奈何造化弄人,流光逝兮無影蹤。思君欲狂殤醉飲,黯兮借月照華庭。”唸完就麻溜的退開,還不停的用手扇著風。元冬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其餘幾人看著元冬,很是詫異,這麼少?冇了??元冬也很無奈,就是這麼短短的一句話。葉千蕁也是故意將《相思》作為結尾最後一首讓元冬念出來。既然兩人心中都有彼此,有什麼誤會是不能解開明說的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