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權門女仵作 > 第234章 弔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權門女仵作 第234章 弔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柳萋萋拉著沈南意坐下,沈湘華為她的倒上一杯茶。“我哪裡知道什麼內情,我就是對陳老之死感到很難接受,我前段時間還見過他,就難理解他怎麼會這麼快就會病逝,感覺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柳萋萋眉頭下壓,眼神閃爍,甚至在說話時候時不時地在瞥看沈湘華,顯然她們之間是有所溝通交流的。沈南意捕捉到她們臉上的微表情,在喝過一口茶後,輕輕放下茶杯,問道,“萋萋,湘華,你們有事在瞞我,到現在是還冇打算說出來這段故事的詳情,若是不說,我和王爺都很難管這件事,最後可能也就是去弔唁一番。”等了一會兒,柳萋萋和沈湘華互相看了一眼。最後,沈湘華開口歎了口氣說,“其實我們有不想過分關注這個事,但是在陳老病逝之後,我們認識的朋友就去主動自首,說自己殺了人,是他將陳老殺死的,因為這件事他的精神狀態也不好。”“所以官府中人也就不聽他的供詞,畢竟這個人看起來就瘋瘋癲癲,不像是個正常人。”沈南意再問,“好,既然話以至此,你們不要再有所隱瞞,還知道什麼就說出來。”柳萋萋繼續說,“就這些了,隻不過那人是我們的朋友,所以關注度自然就上去。”“行吧,這件事我知道了,一切就等我們明天去弔唁過後再說,找個機會我必然親自去驗屍看看,不然我也很難說服自己,陳老這個時候病逝確實很是奇怪。”柳萋萋和沈湘華也點點頭,隨後她們又將那個朋友的具體身份和她講解了一番,原來她們說得不是彆人,正是陳老的徒弟一個名叫農奉的禮部官員。農奉是禮部官員,也是陳玠的得意門生。可是在一次慶典過後,師徒兩人就已經關係鬨僵,許久冇有再說話,而是不相往來,可據說,農奉是最後一個見過陳玠的人,所以纔會惹人猜想。也有傳言說這個農奉腦子有病,經常認為自己陳玠的師父,一些慶典的事也全都是他在主持張羅,這就更加讓自己變得更為代入這個‘師父’角色。次日,馬車行駛在長街上,柏安衍再次跟沈南意講起這個農奉,沈南意聽得津津有味,甚至覺得他們誰都說得對,說都冇說謊。柏安衍覺得很奇怪,“娮娮,你覺得陳家人說得對,農奉說得也對?”“對。”沈南意堅定地點點頭,然後說出自己的想法,“陳家人說得是否是真的這個等之後我驗過屍後才能確定,但我可以確定的是農奉說得肯定是真話。”“為什麼?”沈南意抱著臂說道,“這就要從他的自首說起,在來之前我昨天聽過萋萋和湘華說過,農奉是她們結實的朋友,為人忠厚老實,但偶爾會精神失常,他會覺得自己是陳玠,是師父這個角色。”“他還坦白過自己殺了人,但是不記得是怎麼殺的人,試問一個正常凶手怎麼還會自己來自首說得是這般說辭。”柏安衍皺了皺眉,“所以你的結論是什麼?”“我的想法先保密,等我們親自審過農奉再說,如何?”“好。”在外趕車的飛廉忽然停住了,對身後馬車內的人稟告道,“王爺,王妃,陳尚書家到了。”柏安衍先下了車,沈南意緊隨其後,他們二人穿了一身玄色衣衫,打扮的十分肅穆,為這場弔唁也算是精心準備過的。看了看門口懸掛的奠字燈籠,沈南意心思就格外沉重起來、以前在義莊,她經常為逝者搞紙紮,為他們上香燒元寶,雖然日子過得清貧了點,可好在還有小虎子那邊流浪兒作伴,白燈籠那是他們最常見,小孩子們也常拿來玩。往日的畫麵還浮現在眼前,可畫麵中人卻早已不見了。不管是和小虎子一樣大小的孩子們,還是老頑童一樣竹老頭兒,都消失不見,留下她一個人活在這世界上,獨自回憶著曾經有他們的日子。院落中的哀樂將她的思緒從過去拉了回來,二胡和嗩呐交織在一起,訴說著這邊孤苦。“肅王,肅王妃,飛廉將軍,到!”門口有迎賓的白事司儀,三人上前對著靈位鞠躬,然後陸續上香。“孝家還禮。”跪在兩側的陳家人對柏安衍三人叩首還禮。沈南意抬眼掃視了一圈,左邊跪著的人是大房夫人和兒子,以及陳尚書的弟弟陳恭,右邊二房夫人和孩子,三房小妾。死去的陳玠大人正值壯年,媳婦兒子,甚至小孫子都有,本該其樂融融,就成了天人兩邊。“陳秉雋。”柏安衍輕言喚了一個名字,隻見跪在孝家堆裡的,其中一個高個子的披麻戴孝的公子站起來走出來。“王爺。”陳秉雋對麵前人行禮。柏安衍單手扶起了他,然後說,“陳公子,孤有話想要問你。”陳秉雋做了個請的手勢,引柏安衍等人往後堂去,“王爺,請隨下官到後堂一敘。”沈南意對他使了個眼色,她並未跟上他們一起去後堂,而是留在前堂,等待機會去靠近棺槨,順便驗一驗裡麵的人。可這前堂的人實在是太多,她不得已跪在左邊蒲團上拿起黃紙,和大房夫人一起燒紙。後麵前來弔唁的官員,還以為身穿黑衣的沈南意也是陳家人,不少人對她說了節哀。大夫人忍住悲痛,終於抬頭看向跪在旁邊的人,哀傷都問,“肅王妃,你這是做什麼,怎麼能勞煩您親自在這為老陳燒紙,您快起來。”沈南意邊燒紙邊邊紅了眼,看著火光有那麼一瞬是想起來了竹老頭兒,雖然知道他現在還活著,可見不到人,始終都覺得都是十分掛念。大夫人扶起沈南意,兩個女人在此情此景倒是產生憐憫。“對不起夫人,南意是覺得陳老去世的太突然了,王爺上次見他時還好好的呢。”沈南意故意將悲傷放大,時不時在觀察大夫人的臉色。大夫人道,“哎,這都是老陳的命,誰都控製不了,有王爺惦記,他這一輩子就知足了。”沈南意盯著大夫人表情,醞釀幾分,終於開口問道,“夫人,不知我是否可以為陳老驗個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