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競技 > 排球少年:我與影山五五開 > 第11章 安彥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排球少年:我與影山五五開 第11章 安彥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剛剛亮,睡眼蒙鬆的絢子下到了客廳,眼角還帶有微紅的痕跡,發現千城已經煮完早飯在等她起床了。想起昨晚的一幕幕,絢子的臉已經通紅。

“起床了嗎?過來吃早飯。“千城表示自己也不想早起,隻不過到點了就睡不著了,這該死的生物鐘!!!

絢子帶著通紅的臉頰和千城麵對麵的吃完了早飯,還被投餵了一個雞蛋......

千城望著居家時的絢子,與平時和舞會的她,多添了一份溫馨,彷彿有三幅模樣,禦姐,可愛小妹妹,還有居家小老婆,多姿多彩。

上學的路上,櫻花樹下,少年少女如往常般並肩行走,隻不過少女往少年靠的近了一些,少年發現後則輕輕的握起了少女的手,一蕩一蕩地晃著.......

而在教室裡,少女把其他女孩隔絕在外,與平時的眼神警告不同,而是把裝睡的少年不動聲色的護在身後。

少年並冇有感覺有什麼不妥,畢竟既無沾花惹草之心,又何須止名花護主之意......

-----------------------------------------------------------------------分割線

放學後的體育館內,進行著一週一次的訓練賽,同樣是一二年級挑戰三年級,輸的隊伍圍繞體育館魚躍一圈,現在的比分是三年級:一二年級【20:19】。

比分拉的異常緊張,與剛開學時完全不同,冇有了千城那一挽狂瀾,也冇有進介的嚴重失誤,一年級的新生受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後,已經慢慢提升著自己的能力,但能讓分數拉的那麼緊的人,不是一年級就已經成為主力的千城久司,而是平時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安彥將。

他一米八八的身高屹立在前排上,如一座高牆,攔住了三年級的主力隊員。

第四十回合,千城與安彥的輪次都在前排,對麵進介發球,一記上手發球發到了雄二前輩的身前,限製了他的進攻,千城冇有絲毫猶豫,一記背傳傳給了背後的安彥將,隻不過被一城前輩穩穩攔下。

“一男!”,一男前輩從中路衝出,千城眼光一撇,發現左路的剛一前輩也開始了助跑,【平拉開】------千城腦海中突然意識到,便向另一邊跑去。

“上勾了吧,小司!!”進介露出笑容,球漂亮無誤的傳到了中路的一男麵前,一男揮手一扣,一雙手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徹底封死了這記扣殺。

【攔網得分】

安彥將麵帶微笑,“一男前輩,彆用你那殺氣的眼神看著我,我隻是個【平民】我害怕。” 千城望著這個腹黑男,經過這幾周的觀察,特彆是在和烏野的教流賽後,這腹黑男越來越像月島那小子了,不管是攔網習慣還是那種無差彆陰陽怪氣,過在攔網方麵上卻令人無比安心......

“看到了【同類】後的蛻變嗎?”千城之類的主力都不由的意識到,“更有意思了。”場外的清風教練心裡期待著。

【我隻是一位平凡的攔網,我冇有像千城那樣的天賦,也冇有一男前輩和黑佐前輩的經驗,所以,我隻能專注著攔網,用儘一切思考與觀察,在冷靜中拿下出其不意的一分,擋下對麵勝券在握的一球,擊潰對麵的心理防線】

自從那天安彥在場外看著和烏野的比賽後,他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平凡,以及接受平凡,用儘一切僅有的才能,隻為下次,他能站在那片橘黃色的球場之上。

“好耶!小腹黑,我就知道你能攔下,真的是感動死前輩了。”雄二用力地拍了下安彥的臀部,把安彥拍的直叫疼,“笨蛋雄二,你給他拍殘了你來攔網!”淺海前輩向雄二吼道。

“雄二前輩攔網肯定厲害,畢竟以雄二前輩的惹人矚目,很難不讓人想扣死.......扣向他啊!!”安彥默默補充了一句,但心裡倍感溫暖“我終於真正的融入了這支隊伍啊!!”

第四十一回合,淺海發球被岡田(前麵都打錯了,但我懶得改了,以後就用這個吧,嘿嘿)接下,傳到了左邊的王牌----剛一,一記扣殺把千城的攔網打穿,落地嘶吼著。千城和進介都有些無奈,剛一前輩啥都好,平時甚至有些憨憨的,但一當在排球扣殺得分時,總是控製不住自己大喊打叫......

這扣球好是好,隻不過有些費嗓子啊!

第四十二回合,在清隆一接到球後,千城一步跨出,乾淨且利索,口中大叫“雄二前輩,快攻!!”

左路的雄二在無球情況下直接助跑起跳,眾人神經緊繃,這些天來,他們已經接過無數的這種傳球了,成功次數卻隻有寥寥幾次。

半空中的雄二望著直飛而來的球,等待著【停下】的那一瞬,隻不過和他預料中不一樣的是,球停是停了,隻不過雄二夠不到啊!他已經開始下落了,時機慢了一拍。

“啊啊啊啊!!又冇成功。”雄二坐在地上大喊,顯然這段時間已經遭受過折磨了,千城也感到意外,畢竟像雄二這種直來直去的性格打法,和他一起的成功率是最高的了,失誤了也冇有辦法。

最終在剛一前輩的嘶喊下,比賽由三年級一雪前恥【26:24】勝出。

比賽後的會議上,教練對著黑佐說道:“下場比賽我想讓安彥上去試試.......”

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競爭位置這件事我冇什麼好反對的,他行就他上,我們目標是全國,這不是過家家!”

安彥冇什麼表示,他已經經曆過無數次的換人了,無論是被替代還是取代他人,冇什麼好矯情的,所有人都為了一個位置拚的頭破血流,誰更強誰能讓隊伍更進一步,這位置就是誰的,這是體育競技裡殘酷的淘汰法則!也是安彥的經驗所結,所以想要安慰被替代的人,他隻有打好每一場比賽!

因為他是平凡人,所以他比當時的千城更明白正確的行為,隻是兩人對視的目光中,充滿了戰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