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現言 > 快穿:反派女配她不乾了 > 第646章黃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快穿:反派女配她不乾了 第646章黃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646章黃翡 手指間灰色的石屑正簌簌而下,隱約能看到灰色中又多了一抹黃。 青魚用腳把茶幾邊上的垃圾桶給勾過來,另一隻手端了茶幾上還剩了一半水的杯子,移到垃圾桶上方,朝另一隻手裡的石頭澆下去。 灰色石屑頓時跟著水流一塊被衝到垃圾桶裡,最後留在她手上的,隻剩一塊鵪鶉蛋大小的黃色石頭。 人稱黃翡。 母子倆頭碰頭看著桌上擺著的黃翡,又抬頭對視一眼。 “這就是,蔣叔叔說的,石頭裡麵藏著的寶貝?” 青魚朝小傢夥點點頭,“這個叫黃翡,翡翠中的一種。” 耳濡目染,在對珠寶的認知方麵,粥粥要比同齡人知道的更多一些。 翡翠他也聽說過。 “那是不是很值錢?” 青魚再次點點頭,“雖然個頭不大,但顏色純正,種水好,適合雕吊墜或者做戒麵,應該能賣個二三十萬。” 粥粥倒吸一口氣,目光頓時又看向了一旁另外三顆石頭。 青魚也跟著看過去。 算命不算己,也算不了近親,她是真冇想到粥粥這麼一挑,還真挑出來一塊有翡翠的。 不過,運氣到這估計也就差不多了。 另外這三塊,裡麵有翡翠的可能性,應該不大。 粥粥已經伸手拿起最小的一塊,學著媽媽的樣子使勁捏。 隻不過捏得手指頭都紅了,石頭依舊紋絲不動。 青魚好笑地從他手裡把石頭拿出來,用力一搓,石屑就簌簌而落。 粥粥頓時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目光移到自家媽媽手指上。 又忍不住好奇地上手摸了摸。 媽媽的手並不比他硬! 青魚把手上的碎屑拍乾淨,並冇有再出現裡頭有翡翠的情況。 又把手伸到小孩麵前,晃了晃。 “想學嗎?” 粥粥想也不想就點頭,“想!” 小孩子都有個大俠夢,他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學可以,但不可以憑藉這份能力欺負人。你可以憑藉這份能力去反擊,但不能主動去欺負彆人。這是媽媽要你做到的第一點。” 粥粥把這句話消化了幾秒鐘,一臉認真地點點頭,“好。” “不過,現在不學,先出門!” 另外兩塊石頭,青魚不打算動了。 四塊石頭裡能出來一塊有翡翠的就撞大運了,再出?她自認冇這麼頂天的運氣。 至於最開始開出來的那一塊黃翡,青魚臨出門前想了想,還是把它給揣進了衣兜裡。 要是今天這一趟出門有所心得和收穫,這塊黃翡她就留著。 畢竟怎麼說也是彆人送的禮物,還是小孩親手挑出來的。 但要是一點收穫都冇有,並確認自己並冇有賭石方麵的天賦,她就打算把這黃翡給賣了用來付房子首付。 禮物,自然比不上一個讓小孩能夠上學的機會。 * 滕市正是炎熱的時候,街道兩邊的店鋪大多關著門,空調從早到晚的運轉著。 饒是如此,仍舊有一輛接著一輛的豪車駛入街道,停在一家家店鋪門口。 玻璃門開了又關,幾百萬上千萬的交易就在這一間間店鋪裡產生著。 本地的普通人卻鮮少涉足這一條街,會在這條街上閒逛的,十有**,是從外地一路打聽過來的遊客。 這天上午,街上確實出現了一個有些奇特的組合。 打著太陽傘從街上走過的母子,女人看起來年紀不到二十五,小孩更是三頭身。 這樣的組合,在這條街上實屬罕見。 有人看到,難免有些好奇這母子倆來這裡是做什麼的。 難道是家裡的男人賭紅了眼,過來把人給叫走的? 想來想去也就這一個解釋了。 直到他們看到這對組合走進了一間這會並冇有客人光顧的店鋪。 門口的‘歡迎光臨’電子播報音響起,驚醒了櫃檯後麵正在躺椅上打瞌睡的店老闆。 他眼都冇睜,閉著眼招呼一聲,“價目表都在牆上貼著,本店概不講價,租借放大鏡手電等工具一律十塊錢,解石按照重量計費,看好了掃碼付款就行。” 店裡和街道上都有監控,派出所就在街道中間,原石這東西又不比其他,他還真不怕人偷。 青魚在櫃子上拿了個放大鏡和手電,帶著亦步亦趨跟著她的小孩直接走到店門最便宜的一塊區域。 她會選擇這家店,也是因為這家店門口寫著‘原石部分清倉’。 目前流動資產還剩六千,她隻打算拿出六千的一半來試手。 這麼一來貴的肯定買不了,就隻能來這清倉區試試手了。 清倉區的石頭是按斤賣的。 一斤十塊錢。 大的有半人高,小的也就拳頭大。 理所當然,所有的石頭品相都不咋地,要不然也不會淪落到清倉區了。 未免小孩跟著她太無聊,青魚朝他伸出三根手指頭,“粥粥可以挑三塊小的。” 挑石頭,一大堆,這可比昨天晚上在一小堆裡麵挑要好玩多了。 得到允許,小孩頓時蹲下身興致勃勃地挑了起來。 青魚也順勢開始了她的挑選原石之旅。 在店裡挑石頭,那肯定就隻能直接上手搓一搓了。 隻能靠眼睛看。 靠著放大鏡和專用手電,從裡麵找出最有可能出翡翠的石頭, 母子倆各站一邊,都挑得分外認真。 店老闆一覺睡醒,揉揉眼站起身,看見還在店裡的人愣了下。 兩個人發出的動靜都太小了,他還以為人已經走了呢。 再看他們挑的是清倉區,頓時連跟過去看看的興致也冇了。 轉身回後麵的房間泡了壺茶。 回來就見站在櫃檯前等著他的女人。 頓時一挑眉,“挑好了?” “嗯,2-2061號石頭,麻煩稱下重。” “等等,”蘇盛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懷疑自己聽錯了,“你剛剛說哪個編號?” 青魚又重複了一遍編號。 蘇盛:“……你冇開玩笑?” “我這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這石頭可不輕,看你還帶著個孩子,想來也是生活所迫纔來這碰碰運氣,我纔好心提醒你一聲。這一下可就幾千塊錢,還很有可能打水漂。” 其實不是很有可能,是相當有可能。 麵前這位女士挑的那塊石頭,雖然是擺在清倉區,可他太清楚了。 這就是一塊從巨大的石王上切下來的廢石,賭性相當大。有錢的人不屑要,冇錢的又覺得貴,清倉了多久,這石頭就擺了多久。 “你真確定要?” “確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