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奇幻 >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 第9章 陳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第9章 陳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廣場上劍拔弩張的場景,看台上的氣氛也緊張起來。

張正雄雖篤定雲院長不敢動他,卻也暗暗戒備,但心中並不著急。

如果靈懷書院殺了這些人,正好隨了他的心意,他就有理由向上請兵,趟平了這靈懷書院!

“雲嵐,你可想好了,引下太陽花之靈的人便是我太陽軍之人,你要殺他們麼?”

雲院長閉上眼睛,默然不語。

這時胡知府也站了起來,勸說道:

“雲院長,此事可大可小,不要衝動,想想你這書院眾弟子,千萬慎重而行啊。”

雲院長看了那幾個引下太陽花的學子一眼,臉上閃過一絲落寞之色。

“唉,罷了。既然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賢風,就讓他們走吧。”

他緩緩轉身,看向張正雄,一身氣勢逐漸淩厲起來。

“但太陽軍如此欺我,卻不得不付出一些代價!”

說罷,雲院長氣勢瞬間達到巔峰!

他袖袍一揮,一陣微風攜帶著風鈴之聲拂過支果耳畔,悠揚悅耳。

可張正雄麵對著這一擊,卻全身寒毛豎起,心中警兆大生。

“靈枝期!!”他驚恐地叫道。

隨手一擊就有如此威能,隻能是靈枝期無疑。他毫不猶豫地用出令訣:

“吾靈三令,日之盾。”

一麵金色盾牌快速凝聚在他身前,將他父子二人護住。

無形的攻擊毫不停留地掠過盾牌,猶如清風吹動水麵。

那盾牌光滑的表麵上金光開始盪漾,起初隻是微微波動,然而很快便劇烈起來。

“哢嚓!哢嚓!哢嚓!”

支果凝神看去,隻見那金色盾牌上逐漸出現了裂縫,並且迅速由小變大,金色的光芒猶如液體般至裂縫中流出。

張正雄臉上青筋暴起,他使出全力,竟連一擊都擋不住!隻能連忙移動身形,將張朝擋在身後。

“嘭!”

盾牌終於完全破碎,張正雄全身衣袍瞬間向後飛揚,隨後整個人便倒飛而出,狠狠砸在下方廣場之上。

方圓三丈之內的大理石地麵被砸的粉碎,煙塵四起。

張朝卻仍舊留在原地絲毫未動,身形止不住地發抖。

全場霎時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胡知府麵色凝重,剛剛雲院長那一擊他連反應都冇有反應過來,如果是他來麵對,想必下場會更慘。

“哇!雲叔好厲害!!”妍葑張大著嘴,興奮道。

支果也是麵帶嚮往之色。

關於飛則是淡淡一笑,雙手後背,麵露傲然,好像這一擊是他打出去的一般。

待下方煙塵緩緩散去,張正雄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之中,此時他全身衣衫破碎,狼狽無比。

“噗!”張正雄翻身站起,氣息牽動之下,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雲嵐!你竟然敢對我出手!”

他捂著胸口,恨道:“你且等著,今日傷我之仇,我太陽軍必報!”

雲院長冷笑一聲,就欲說話,又突然眉頭一挑,細細感受了片刻之後,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

支果見此一怔,正在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之際,卻隻見:

平地微風起,淩空清氣生。

一棵翡翠般的巨大青竹現於藍天之上,繁茂的枝葉間,一朵朵白裡透黃的花束格外搶眼,清光灑落而下,一時間竟遮住了太陽的光輝。

支果不禁用手遮眼,開花的竹子,他還是第一次見!

“嗬,區區一個太陽軍守備,好大的口氣!”

威嚴宏大的聲音在支果耳邊迴響。

同時一束流星自遠方飛速接近,眨眼間就出現在眾人頭頂。

支果凝目望去,發現原來是一把青竹戒尺,隱於白雲之間。

戒尺上方人影幢幢,僅能看到最前方一個白髮老者。

不知為何,僅僅是一眼,支果便莫名想到了他高中班主任。

那老者麵目嚴正,眼神如刀般俯視著下方,隨即伸手一指,一片竹葉憑空出現,於空中劃過一道綠色的閃電,最後消失於張正雄身體之內。

張正雄瞳孔一縮,急忙檢查自身,然而卻並未發現絲毫異常,麵色逐漸難看起來。

他設計這一降靈之變的本意有二:

一是他尊太陽軍調令守備這靈懷府,藉助他父親和太陽軍之威,在這靈懷府內作威作福,就連知府也忌憚於他。

但偏偏有個靈懷書院,多次壞他好事,今日來此的目的就是想狠狠踩一腳,羞辱一番。

二是順帶著為他兒子昨日之事出一口氣。

卻冇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被雲嵐打傷不說,還被這靈花期老儒打入暗勁,生死都不由自主,不由得暗暗叫苦。

那白髮老者見張正雄麵色變幻,猜到他之所想,嘴角浮起一絲不屑的笑容,道:

“此招名為‘竹葉帖’,七日之內,會讓你掌心疼痛難忍,卻不會對你造成性命之危,算是對你在我儒門之地撒野的一點教訓。”

“我陳明行事一向正大光明,你若有不服,儘可去尋你軍中長輩。”

“若他也不服,則可取出你體內“竹葉帖”,不論挑釁謾罵亦或是比鬥之約,隻須書於其上,我自會收到。”

說罷,便不再看張正雄一眼。

這一番話一出,支果內心之中高中班主任的形象更加豐滿了。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關於飛激動地揮舞著拳頭,“師弟!你感覺到了麼,這種隨口說話便讓人驚歎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

支果猶豫了半晌之後,還是忍住冇有告訴他,其實還是有個詞語可以形容的。

張正雄聽完後,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但再也不敢多說,連忙帶著人灰溜溜地離開。

而那胡知府也被這股氣息壓製的渾身不自在,匆忙告辭而去。

雲院長自老者出現後就一直含笑未曾出聲,此時見再無外人,連忙拜道:

“學生雲嵐拜見陳老!”

隨後又對支果等人厲聲訓道:“陳老乃是京城書院院長,儒門名宿,你等還不拜見他老人家?怎的如此冇有禮數!”

書院眾人如夢初醒,連忙齊聲道:

“拜見陳老!”

陳老嘴角微微上揚,臉上的嚴肅感隨著這一動作稍稍減弱。

“哼!行了,我還不知道你?裝腔作勢、油嘴滑舌的臭毛病!

不過你做的還不錯,冇有辱冇了我儒門門風!”

雲院長嘿嘿一笑,道:

“陳老,您怎麼突然跑到學生這裡來了?是京城裡呆得太悶了麼?”

陳老搖了搖頭,操控著戒尺緩緩下降,其身後的人影逐漸顯露了出來。

原來是一群穿著貴氣的男女青年,個個氣質不俗,儀表非凡。

待陳老和那群青年從戒尺上下來之後,那戒尺便迅速縮小,消失在陳老體內。

“陳老,這是?”雲院長疑惑開口。

“前幾日京中收到太陽軍捷報,捷報中言明太陽軍收複了失地,除了少量妖鬼逃跑隱匿外,已全殲了境內妖鬼大軍。”

“陛下聽完後龍顏大悅,一時興起之下,決定效仿太祖當年逐鹿之時的狩獵大會。”

陳老說到這裡,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歎了口氣繼續道:

“於是下旨令太陽軍停止清剿,廣告天下英才前往銅仁、廣曲、固陽三府狩獵殘餘妖鬼,設下靈根、靈芽、靈葉三境榜單,奪得前三者必有重賞。”

“此令一下,各方風雲際會,我京城書院背後牽扯勢力甚多,自然也逃不掉。”

他無奈道:“我也不得不護送弟子前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