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奇幻 >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 第19章 地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第19章 地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白濛濛的鏡光之下,支果五人在黑石房屋之間摸索著,小心翼翼地前進。

入目所見,到處都是同樣的黑石房屋,他們已經迷路了。

再加上地處山坳的原因,空氣潮濕而陰冷,為眾人心中再度增添了一絲陰霾。

劉先飛不停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口中喋喋不休地說話。

“我就說了不能進來,偏偏要進來。”

“現在怎麼辦,死定了,這次死定了。”

“你能不能不要再說了,煩都被你煩死了。”妍葑翻了個白眼,拍打著腦袋說道。

支果看了看幾位少女臉上的擔憂之色,揉了揉眉心。

“這樣毫無頭緒地找下去不是辦法。”

他停下腳步,皺著眉頭,不斷思索著。

“小涵,你試著把鏡光引到上空,如果大師兄關師兄他們看到,定會尋找過來。”

“雲兮師妹,你我試試看能不能把這些紋路破壞掉,這些村民在半個月內修建了這麼多黑石房屋並刻下紋路,一定有其特殊的目的。但不論是什麼目的,對我們肯定是不利的。”

“好!”

小涵翻轉鏡光,伸手牽引,白濛濛的鏡光彙聚成一束,刺向天空。

然而,那光束剛射出三丈,就被一團團灰色氣體擋住,根本照射不出去。

支果表情徹底嚴肅下來,他拔出落痕劍,一顆鬆子浮現而出,用力向黑石牆壁劈去。

“當——”

一陣火花飛濺,同時支果手上感受到一股反震之力,連忙倒退一步,聚目看去。

那黑石竟然毫髮無損!

“什麼東西,怎麼這麼硬?”

雲兮上前一步,皺眉說道:“師兄,讓我試試吧。”

她緩緩閉上雙眼,抬起雙臂,雙手握拳,一顆風鈴草嫩芽在胸前凝聚,手腕上的風鈴手鍊“清音鏈”散發出藍光。

“吾靈一令,鈴中力。”

這是雲兮的第一令訣,在風鈴之音的加持下,其一招一式的力量都會加倍。而且隨著胎靈境界的提升,其力量增加的倍數也會逐漸增加。

風鈴草作為雲家的傳承胎靈,自出現以來,經過雲家族人千百年來的不斷蘊養,已經形成了其獨特的力量體係,那就是“聲音”。

“叮叮叮——”

在胎靈之力的傳輸下,手鍊上小小風鈴不斷震動,風鈴之聲也越加急促起來,無形的波動圍繞在雲兮身周,藍色衣裙無風自動。

就在波動達到巔峰的一刻,雲兮腳步輕移,身體便如離弦之箭般射出。

“嘭!”

小小的拳頭打在黑石牆壁上,形成鮮明的對比。

支果卻明顯感受到了那牆壁微微一顫,他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默默地退後了幾步。

“叮叮叮叮——”

“砰砰砰砰——”

伴隨著風鈴聲,雲兮雙拳不斷捶打著牆壁,兩種聲音混合在一起,竟冇有一點違和感。

在這一刻的支果眼中,那衣袖翻飛,不斷出拳的大家閨秀彷彿化身成為了DJ少女,集力量與美感與一身,令他陣陣恍惚。

不知不覺間,那牆壁顫動的幅度越來越大,終於在某一瞬間不堪重負,“轟隆”一聲倒塌而下。

煙塵瀰漫之中,雲兮緩緩收拳,她轉身望向支果,溫婉的臉上露出一抹恬靜的笑容。

“師兄,這樣可以麼?”

支果目光呆滯地望著這一幕,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話語卻卡在嗓子裡說不出來。

“可…可以。”

雲兮淡淡一笑,目光向倒塌的牆壁掃去,隨後突然上前幾步,像是發現了什麼。

“師兄,你快來看呀。”

支果連忙走了過去,隻見在破裂的牆壁和滿地的黑色碎石之間,一個黑漆漆的洞口顯露了出來。

洞口不大,大約可以讓兩人一起通過。

“這裡怎麼會有一個洞?”妍葑疑惑道,“是村民挖的地窖麼?”

“應該不是,”支果蹲下身,伸手摸了摸洞口,繼續說道:

“雲兮,你可以把風鈴聲引向洞裡麵麼?”

“可以的。”

雲兮將手腕放在洞口邊,向手鍊中注入胎靈之力,一陣陣風鈴之聲便向洞內傳去。

支果側耳細細傾聽,如此過了一會兒後。

“好了。”

支果站起身,思索了片刻,說道:

“這下麵是一個地道,看來,那些消失的村民就是躲到地下了。”

雲兮疑惑的抬起頭,“師兄,你怎麼知道的?”

“你們看,”支果指著洞口,解釋道:“洞口泥土顏色很新,應該是最近才挖的,洞壁也非常光滑,像是經常有人進出的樣子。而且地洞和地道傳出的迴音是不一樣的,剛纔的迴音聲遠而綿長,所以下麵應該是地道。”

“這些村民在用黑石重新打造聚落地的同時,還挖出這些地道,如今地麵上找不到這些人,那他們藏在哪裡也就不言而喻了,隻是不知道這地道到底是通向哪裡。”

“大傻,你好厲害!”妍葑臉上洋溢著笑容,誇讚道。

支果淡淡笑了笑,對於前世經常進出高山峽穀的他來說,聽聲辨析地形是基本技能。

“走吧,我們進去。”

“什麼?進去?!”劉先飛身體一顫,恐懼道:“這洞一看就很危險,而且你也說了那些怪物就在洞裡麵,為何還要進去?為何不抓緊時間尋找出口,逃出這個地方?”

支果眼睛微微眯起,語氣生硬道:“劉先飛,我等從未逼迫過你做什麼,而是你自己要跟上來的。”

“暫且不說能不能找到出口,如今我大師兄二師兄都被困在此地,更是不可能逃跑。為今之計,隻有迎難而上纔有一線生機,你若要逃走,就請自便吧。”

“我們走。”支果隨即不再看他,對著妍葑等人說了一句後,率先跳入洞口。

“大傻,等等我!”妍葑連忙跟上。

“劉大哥,請自便。”雲兮冷漠地說了一句後,便拉著小涵一同跳了進去。

……

“滴答。”

一滴水珠自地道上方凝聚,滴落在地上的小水窪中,將其中倒映的少年畫麵摔碎。

支果蹲在水窪旁,撿起一塊黑色碎石。

“這地道中到處都是這種黑色的碎石頭,看來,地麵上的那些黑石都是村民從這地道運輸出去的。”

“這些黑石材質奇怪,著手陰涼,我從未見過,不知到底是哪裡來的?”雲兮疑惑道。

“走吧,順著這些碎石走,想必就能發現些什麼了。”

與此同時,桃花山頂。

昔日的世外桃源桃花觀在經曆了觀主與五名妖鬼大戰後,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倒塌破碎的牆體,暴露在外的樹根,風乾發黑的血跡,都在訴說著當日那場大戰的慘烈。

一個少年站在那片廢墟之間,青澀的臉上不帶一絲表情。

他站在那兒思索了許久,隨後緩緩轉身,冷漠的目光向山坳的方向掃去。

而聚落地門口,一隻灰色的拉布拉多耷拉著大舌頭,朝著聚落地內狂吠了起來。

“汪汪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