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奇幻 >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 第16章 熟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第16章 熟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支果六人麵前,幾隻甲背虎妖根本冇有多大反抗之力。

李賢風關於飛作為靈懷書院唯二被收為弟子的學子,天賦自不必說。

雲兮胎靈也是風鈴草,傳承了院長的衣缽。小涵雖然輔助作用比較大,但耳濡目染之下身手也不差。

妍葑帶著支果浪跡了三年,戰鬥經驗異常豐富。

就連支果,在那片空間中旁觀了麻繩與黑珠的爭鬥足足三年。黑珠的剛猛硬打、麻繩的靈活詭擊,他雖未特意去學,可早已深深刻入了他的意識之中,導致他的劍術已經不知不覺之間發生了變化,隻是他還不自知而已。

再加上這段時間的心境轉變,當他在這個吃人的世界有了在乎的人,有了想要做的事,他對手中之劍就越加認可,越加依仗。

劍,是最不會辜負於人的。

如此纔有了這般華麗的效果。

他還以為他是劍道奇才,卻不知隻是厚積薄發而已。

感受到其他人投來的驚訝目光,支果淡淡收劍入鞘,嘴角忍不住向上勾起,他突然有些理解了關師兄,畢竟這種裝*成功的感覺著實不錯。

一道綠色身影蹦蹦跳跳地來到支果身邊,妍葑雙手後背,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清秀的臉上笑顏如花。

雲兮恢複了溫婉的樣子,目光緊緊注視著支果,嘴角帶著恬靜的笑容。

“師弟,你這劍法簡直出神入化,一劍封喉,當真驚豔!”大師兄毫不吝嗇地誇讚。

關於飛本想說些什麼,一聽這話,頓時有些委屈著說道:“師兄,你偏心!你都冇有這樣誇過我。”

“哼!”李賢風瞥了他一眼,冷哼道:“你什麼時候把你這紅衣服換了,我什麼時候再誇你。”

“呃…”關於飛被噎了一下,連忙縮了縮肩膀,訕訕笑著不再說話。

眼見關於飛吃癟,支果笑著安慰道:“跟關師兄的飛刀比起來,我還差的太遠了。”

“哎,師弟不要這麼說,哈哈哈。”關於飛又興奮起來。

支果謙虛道:“唉,實話實說,師弟我從來不會撒謊。”

關於飛哈哈大笑,啪的一聲打開摺扇,“既然如此,師弟,我便相信你不會撒謊。”

“嗯嗯,三師兄不要氣餒,我也相信你!”小涵突然揮舞著小拳頭,打斷道。

“啊?”支果摸不著頭腦。

她一臉認真,眼神堅定,“以後你一定不會是我們之間最弱的!”

支果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起來。

“小涵。”

“嗯?”

“把這句話收回去,我不喜歡。”

“啊?為什麼,你不是說不能撒謊麼?小涵說的是實話呀。”

“……”

就在幾人站在虎妖屍體間談笑的時候,那中年胖子目光緊緊盯著支果,像是有些不敢置信。

他連忙爬了起來,快步走上前去,遲疑著叫道:“白黎公子?”

支果正想著要如何跟小涵解釋什麼叫善意的謊言,卻突然聽到有人叫白黎。

心中一驚,他這纔想起旁邊還有個人,他轉頭看去,隻見那胖子眼睛直直地盯著他,他腦中回想了一遍,覺得這人有些眼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他不露聲色,微微皺眉道:“你是誰?”

“白黎公子,我是瓶山縣的劉先飛呀,您忘了麼,五年前我去白府拜訪時,曾經見過一麵。”

支果這纔想起,瓶山縣是銅仁府下的一個縣,因其境內有一座內部中空如瓶子一般的高山而得名,據說這座高山內部蛇蟲眾多,且都具有劇毒,因此也被稱作蠱山。

這劉先飛則是瓶山縣城內的一個專門采毒製毒的蘊靈人家族族長,卻不知道這個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並不是什麼白黎公子,你認錯人了。”支果平靜道。

“這…”

“這位大哥,你應該真的認錯了,這是我師弟支果,而我們是靈懷書院的人,從未去過銅仁府。”關於飛解釋道。

劉先飛目光轉了轉,隨後連忙拍了拍額頭,“那應該是我認錯了吧,唉,不好意思啊小哥,我被嚇得都出現幻覺了。”他麵露歉意,繼續說道:“對了,還未感謝幾位救命之恩。”

“同為人族,這是應該的,無須客氣。”李賢風微微一笑,隨即又疑惑問道:“不知劉大哥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劉先飛歎氣道:“此事說來話長,當初銅仁府陷落之後,我也不得不背井離鄉,一路逃離,在路上父母妻兒接連死去,直到到了此地,聽說這桃花觀主道行深厚,就來此尋求庇護。”

“本以為能就此安定下來,卻冇想到妖鬼大軍竟然打到了這裡。一年多以前,五名妖鬼軍中高手突然襲擊桃花觀,桃花觀主死戰不退,以一敵五殺了三人,可惜最後還是寡不敵眾,力竭而死。”

支果六人聽到這裡,對視一眼,沉默了下來。

“這麼說,這桃花觀果然已經出事了。”李賢風語氣唏噓道。

“那你是怎麼活下來的呢?”雲兮不解地開口。

“唉,姑娘有所不知。當初聽到妖鬼攻來的訊息,這附近的村民都跑到桃花山尋求庇護,但是如此多人桃花觀如何住得下呢,於是就在桃花山後麵的一個隱蔽山坳裡搭建了聚落,我們都住在那裡。當時那兩名剩下的妖鬼高手也受了重傷,並未仔細尋找,這才讓我等逃過了一劫。”

“原來如此,我們來時發現好幾個村莊都空無一人,果然是來了這裡。想必那桃花觀主也是因為這些村民纔會死戰不退吧。”李賢風感歎道。

“不錯,桃花觀主的恩情,劉某永世不忘。”劉先飛悲傷地點點頭,繼續說道:“這位小哥,你們是從外麵來的吧,我被困在這山裡不敢出去,卻不知現在外麵是什麼情況?”

“嗬嗬,半個月以前,太陽軍已經收複了三府之地,境內妖鬼大軍被全殲,隻餘殘餘妖鬼潰兵藏匿。”關於飛指了指地上的虎妖屍體,繼續道:“陛下下旨開啟狩獵大會,獵殺這些妖鬼潰兵,我們幾人也是為此而來。”

“什麼?!”劉先飛身體一震,驚喜道:“那銅仁府也被收複了麼?”

“這是自然。”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劉先飛神情振奮,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思索了片刻之後,他請求道:“按方纔小哥所說,這山中說不定就隱藏著妖鬼潰兵,如今我這幾名護衛也死於虎妖之手,不知…不知能否請求幾位少俠送我出山,劉某必有厚謝!”

李賢風聽聞此言,與支果等人對了一眼。

“我等此行本意隻是想來此查探一番,順便拜訪一下桃花觀主,卻冇有想到出了這種事。”他歎息一聲,繼續說道:“送你出山也不是不行,不過劉大哥可否帶我們去聚落地看看。如果冇有什麼異常,便也好帶著那些想要歸家的村民一起出山。”

“這…”

劉先飛躊躇了起來,眼中時不時閃過一絲掙紮之色。

“劉大哥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麼?”李賢風眉頭一挑,問道。

“唉…”

劉先飛猶豫半晌之後,歎了一口氣,陰測測地說道:

“那聚落地裡,鬨鬼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