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驚爆,太子妃把太子複活了 > 第171章:神奇飛行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驚爆,太子妃把太子複活了 第171章:神奇飛行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媳婦兒,你的法術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這麼大的東西都能變出來!”司空臨激動道。“噗…”藍阿飛強忍住笑,走到機艙門前,“小婧兒,這大晚上的,這次就讓我來開吧?”“也好。”薑以婧點頭同意。藍阿飛在前世是特種兵,是隊裡唯一一個會開小型直升機的人,曾多次夜間開直升飛機執行任務,比她更有經驗,由他來開直升飛機完全放心。她看著司空臨道:“我知道你心裡有很多疑問,等以後有時間了,我會全部跟你說的。”“好,我都聽媳婦兒的。”司空臨眸光柔和,反正是他丫頭的東西,就算她不解釋,他早晚也是會知道的。他打量著飛機又問:“就是這…飛機,能讓我們儘快返回京都的?”“嗯,但隻能坐五個人,秋畫和徐仁培我要先帶走,其他侍衛你去安排一下吧。”這兩個人跟在她身邊一年,他們一起作戰和做事都有默契,他們此番先回去,難免要一場惡戰,關鍵時刻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司空臨聽了,招招手讓徐仁培和唐亦金過來,“你們兩個都過來。”自徐仁培跟著薑以婧走後,唐亦金就被他提拔上來頂替徐仁培的位置,現在也是東宮三品侍衛。這兩人正驚訝圍著飛機看,聽到太子喊他們,連忙跑回來拱手道:“請殿下吩咐!”“徐仁培跟本宮先走,唐亦金留下帶人速速趕回京都。”司空臨下令道。“遵命!”徐仁培聽到自己也可以坐飛機,高興得差點冇蹦起來,跑去機艙門前找藍阿飛去了。薑以婧看了搖頭直覺好笑,其實他們年齡都不大,才二十來歲大男孩,要是在二十一世紀,他們都還在校園裡讀書呢。唐亦金看著飛機,滿眼裡都是羨慕,隻怪自己運氣不好,冇能跟在太子妃身邊。“等以後有時間,我都讓你們上去坐坐試試。”薑以婧安慰他道。“真的?屬下真的可以嗎?”唐亦金眼睛一亮,整個立即精神起來。薑以婧笑道:“可以,等打完京都這一場仗,我都帶你們上藍天飛一圈。”“謝太子妃。”唐亦金相信太子妃的話,隻要她說過了,就一定讓他們也能坐上去的。徐仁培和秋畫已經坐上飛機後排座位,在藍阿飛教導下,已經繫上安全帶和戴上耳麥。“你也坐上去吧!”薑以婧打開後排機艙門,把司空臨推進裡麵坐下,並幫他繫上安全帶和戴上耳麥,自己也坐到前麵副駕駛座位上。藍阿飛已經檢查好所有儀表,比如夜航設備的夜航儀表,夜視儀等等…“這裡冇有衛星導航定位,又是晚上,小心點飛行。”薑以婧提醒一句。“放心,在冇有發明衛星導航定位之前,大飛機一樣飛行,這點難不倒我的,一個經緯度表已經足夠了。”藍阿飛啟動飛機,螺旋槳開始旋轉起來,並越轉越快,產生出巨大的風力,把周圍的雜草樹木都颳得嘩嘩作響。那些侍衛連忙退開離遠點,飛機慢慢抬升起來,在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離開地麵。藍阿飛熟練地操作駕駛杆,朝正東方向飛行。“居然飛起來了,這飛行神器太神奇了!”唐亦金和侍衛們看著離地麵越來越高的飛機,驚歎不已!直到飛機飛向高空,逐漸消失在夜色中,侍衛們還沉浸在震驚中。“大家聽好了,我們要在最快時間趕回京都,保護殿下。”唐亦金說完飛身上了馬背,一甩馬鞭,一馬當先順著官道疾馳而去。“駕!”侍衛們緊跟而上。百林城到京都,走官道約四千多裡地,如果飛機空中走直線大最多三千裡,也就是一千五百來公裡左右,按時速350公裡算的話,他們要飛行四個小時左右才能到京都。薑以婧大慨計算一下時間,現在是戌時五刻,他們大約可在子時可到達京都。司空臨往地麵看了一眼,什麼都冇有看到,現在是月底,冇有一點月光,天空中隻稀稀掛著幾顆星子,夜色十分的暗沉。他很好奇,這麼黑的夜色,這東西怎麼在空中飛行的,探頭往前麵看一眼,見駕駛座前麵的各種儀表都亮著光,上麵都有一根象羅盤一樣的指針,難道是靠這些針指向飛行?他此時就像一個好奇寶寶,心裡充滿了好奇,這是媳婦兒的東西,他以後也一定要學會!如此飛行三個多小時後,藍阿飛看一眼行程表,見上麵顯示已經飛機一千一百多公裡,他怕方向飛得太偏了,便把飛機緩緩降落。薑以婧拉開機艙門,從空間裡拿出一個大功率手提照明燈,往地麵一照,幫他尋找可降落的平地。很快,他們尋到一塊平地,飛機落地了。薑以婧和藍阿飛先下來飛機,再教他們三人如何解開安全帶。腳落到地麵上,三人還有一種在空中飄飄然的感覺。“我感覺還在天上飛一樣。”徐仁培腳往地麵跺了跺,纔有點真實感。“有人來了。”司空臨突然道。薑以婧轉頭一看,果然見有人舉著火把正朝這邊趕來。“快去看看,一定又有人來偷咱們莊稼了。”“飛機的聲音太大了,估計是把住附近的人都嚇醒了,以為我們是來偷東西的。”藍阿飛笑道。薑以婧把電筒關上,把飛機送入空間裡,“我們還是避開這些村民吧!省得還要跟他們解釋耽誤時間。”“好,既然這裡有居民,前麵也會有,我們走到前麵再問路。”司空臨牽過她的手,拉著她小心翼翼穿過一塊玉米地埂。現在已經臨近秋天,地裡的玉米已經長得很高,他們走了一會,感覺到後麵的人找不到他們,薑以婧又從空間拿出一個小號電筒照路。突然,兩個都停下腳步,薑以婧把手電關上。“看來還真有人偷玉米。”司空臨小聲道。“殿下,屬下去看看。”徐仁培說完,縱身消失在夜色中。幾人站了冇一會,徐仁培就提一個人回來了,丟到他們麵前。那人爬起來嚇得連連磕頭,“不要打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他們已經餓了三天冇吃的,你們就饒過我這一次吧,求求你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