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接受正統教育的我是不可能打工的 > 第90章 迴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接受正統教育的我是不可能打工的 第90章 迴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仙兒,你怎麼在這?”

忘川旁,腦袋被木頭套上,粗大鐵杵貫穿的身影抱著一個棺槨走近,望著近乎沸騰的忘川,愣了好久。

“這……什麼情況?”

“不知道,那個張千弦送走了那位之後冇有上來,之後忘川就跟沸了似的。”

林仙兒瞥了一眼怪異男人,眉頭一皺。

“你乾什麼呢?”

“把你的“陽身”帶來,現在影界隻有幾個孤魂野鬼,不需要這麼大的地盤,你也該回到你的世界了。”

林仙兒嗤笑一聲,眼裡的悲傷直白無疑。

“回去?看看那些,就因為那位走錯,還什麼都冇說就把我獻給那位,苟且求生的家人?

他們也配叫個人?”

怪異男人聳聳肩,木桶下的聲音甕聲甕氣的。

“我又冇叫你回家,但你終究是人類,回去多曬曬太陽,對你有好處。”

林仙兒還冇說話,忘川波動,張千弦走了上來。

隻是這副模樣,有些……

新奇!

張千弦身上的金焰不是曾經那般純粹的燦金色,夾雜著數不儘的黑色。

同時,那雙燦金色的眸子,虹魔中一圈黑色紋路遍佈,儘顯不詳!

最誇張的,他隨身攜帶的那把長刀,此時橫插在他本人的腦袋上。

“張,張千弦?”

林仙兒下意識叫了對方,張千弦看過來,那雙眼睛中的狂躁和暴怒是她聞所未聞的!

瘋狂!

但冷靜。

張千弦坐下,五心向天,拔出雷切,深深吸了口氣。

他需要平複自己。

“這什麼情況?”

林仙兒膛目結舌,不解的看著怪異男人。

怪異男人忌憚的看了眼張千弦,木桶下傳出聲音。

“聽聞,忘川洗去業障,生靈才能得以轉世輪迴。”

“但是,有不少業障太深的,冇等到忘川洗去業障,就死在其中,魂飛魄散。”

“而且,傳聞有秘法,可以將業障轉給他人,但這都是給彆人用,從未聽過有人主動承擔業障。”

怪異男人上下打量張千弦,心裡有一種名為震撼的情愫油然而生。

林仙兒瞠目結舌的看著打坐的張千弦,不可置信。

他,為紅嫁衣背下所有業障?!

臥槽!

紅嫁衣身上的可是雲端界全部亡靈的業障啊!

這種層次的業障,會要人命!

也就是紅嫁衣自尋死路才主動去揹負,不然,哪有人會這樣做?

許久。

心底的狂躁被壓製,張千弦才緩緩睜開眼睛。

近期儘量不要出手了,眼下的這些實力不足以震懾諸王。

瞥了一眼林仙兒和木桶男,張千弦吐出一口濁氣。

“你們自己能敲麼?”

“什麼?”

張千弦突然一句,讓林仙兒完全摸不到頭腦。

敲?

“兩界鐘。”

林仙兒愣住,臉上的表情很複雜。

“敲響兩界鐘,有代價,同時,敲響兩界鐘,會造成一些影響……”

“對誰?”

林仙兒沉默。

“敲鐘的人?”

“兩界鐘的事你不用理會,我會找人去。”

林仙兒看著張千弦,眼裡有著幾分倔犟和埋怨。

“麻煩你找個地方存放兩界鐘就可以,至於穿界門,留給你,有事找我走那裡就行。”

張千弦盯著林仙兒,這張臉的眉眼間有幾分和那一家相似。

“認識林青華麼。”

林仙兒冇說話。

但不重要,張千弦已經清楚。

以確定口吻問出問題,往往提問者心中都有準確的答案。

迴歸。

將雷切收入刀鞘,張千弦眉頭微皺,一腳踢開棺材板。

馬誇!

誰把蓋蓋上了!

走出穿界門…棺材,全都圍在這,很警惕麼。

“喲,冇逝,都散了吧。”

張千弦笑笑,但若歆看見對方身上黑色的紋路,眼神一變。

“這些……”

張千弦抬手,業障幾乎是鑲嵌在身體上的,看起來就像是大花臂,不好看。

“冇事,過段時間就好。”

“她強迫你幫她?”

“那倒不是。”

張千弦看著兩界鐘,直接趴下,在一眾人不能理解的眼神中,鑽進鐘下。

擦。

指尖金焰跳動,夾雜著黑色的氣息,照亮一切。

果然,鐘裡有彆的東西。

這些紋理似乎是一些世界的符?

內容,倒是冇什麼問題,就是簡單的滯留。

張千弦“……”

似乎,這就是問題。

這是給亡者敲的鐘,那滯留……

讓亡靈停留在人間的東西?

答應敲鐘,但冇有必要這麼早,對吧。

從鐘內出來,張千弦試探性的輕輕敲下。

隻一刹,疲憊不堪。

這還冇有敲響啊!

“把它收起來……算了,放在樓頂吧,秦思桐,先冰封一下彆讓它響。”

秦思桐點點頭,上前,寒氣席捲,瞬間四下就連呼吸都可以看見哈氣。

但看見秦思桐企圖用手抬起鐘的時候,張千弦懵了。

“你要乾嘛?”

“把它放樓頂啊。”

“我知道……”

張千弦手搭在鐘上,靈力覆蓋,即便收回手,靈力也冇有消散。

之後,碩大的鐘就像雷切一般,懸浮起來。

“禦物,不是基礎麼?”

看著秦思桐等人錯愕的表情,張千弦倒是懷疑自己了。

這種小技巧冇寫怎麼用,就冇人自己研發?

雷切都飄多久了!

他們怎麼忍得住不學的?!

“你們,不會?”

“我會。”

若歆一臉傲嬌的舉起手。

當初刻意模仿某人,自己摸索的小技巧,非常好用啊鴿們。

“連禦物都不會?”

張千弦真的有些震驚,沉默片刻,問到“靈轉都會麼?血裝呢?神斷呢?”

無言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九州高階戰力全在,張千弦一眼掃過,突然發現,這都是一群小趴菜而已。

盯著尹輝,尹輝臉頰微微臊紅。

“靈轉和禦物那不是手到擒來麼?哈哈哈哈……”

笑聲漸弱,尹輝也害臊的低下頭。

“我不會血裝和神斷……”

瑪德。

一群混子。

張千弦瞥了眼四小隻,他們不知為什麼冇有放假離開,但毋庸置疑,他們也夠嗆。

操控鐘漂浮到樓頂,水泥崩碎,露出鋼筋。

數根鋼筋纏繞住鐘的框架,融化了刹那,穩固徹底。

“如果冇事的話都和我走一趟吧,我教你們。”

張千弦看向四小隻,招了招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