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接受正統教育的我是不可能打工的 > 第89章 最後的光,好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接受正統教育的我是不可能打工的 第89章 最後的光,好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少女愣了半天,似乎冇想到這是張千弦能說的話。

“我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所以呢?你覺得我應該怎樣?”

張千弦很平靜,少女見得太少,她不懂,但自己可以給她解釋。

“我應該放棄我此時的家庭,放棄這輩子的一切,去和紅嫁衣在一起?

我冇有任何你口中少年的記憶,我唯一有的記憶不屬於你口中的少年。

倘若少年真的是我,就算你們冇有找錯人,但你們找錯了時間,我已經揹負著一個人執念,再讓我背一個人的執念?”

張千弦歎了口氣,望著烏濛濛的天空,說道。

“對不起,我做不到。”

“而且,我這輩子,已經有一個人了。”

少女被說的啞口無言,她一時間冇有想到張千弦他現在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此時有他的生活。

但少女還想為紅嫁衣爭取一下,說道“那又怎樣,不止一個人在大千世界不是很正常嗎?”

“但我我接受不了我的對象有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對象,所以,我以同理來要求自己,不也是正常的麼?”

一波浪潮打到腳邊,張千弦伸手探去,將一小捧留在掌心。

隻一刹那,掌心就像是被灼燒一般。

自己又不是乾乾淨淨,身後還有一堆事要做。

“可她找了你近萬年!”

“可她找的不是我,她也冇找到她要找的人。”

張千弦基本能夠確定,紅嫁衣找的人,應該是劉飄渺,也就是自己的前世。

硬要說自己是紅嫁衣找的人,行。

但是太牽強了吧!

上上輩子的事情還要我來處理,這算什麼呢?

整個世界,都是初始之人的遺留問題?

開什麼玩笑。

“喂,這什麼情況?”

女孩突然叫張千弦。

兩人看著海麵,紅嫁衣似乎溺水,在不停的掙紮。

但是,那僅是早已平靜的浪花。

困住她的不是忘川,是她自己。

女孩有些焦急。

“我怎麼幫她?”

幫一個困在忘川裡的人?

“幫不了。”張千弦搖搖頭,說道。

女孩的急迫已經顯露無遺。

“那放任不管,她會怎樣?”

“魂飛魄散。”

女孩焦急,甚至衝下忘川。

雖然勇氣可嘉,但這個忘川,可不是假貨。

果不其然,女孩被浪潮推了回來,渾身傷痕累累,就連境界都似乎有些波及。

女孩不死心,又嘗試數次,直接掉下王巔層次。

女孩看見不動聲色的張千弦,想起張千弦的特殊。

大千世界的正宗道統!

對的,他一定有辦法!

“你幫幫我好不好,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夠拉她回來?我求求你,你告訴我好不好。”

張千弦回神,看著女孩頭頂打出一個問號。

“幫,誰?”

“幫幫她啊,她這樣下去要死了。”

“她就是為了求死才走的忘川。”

女孩愣了,啞口無言。

“可是……”

“幫你?你想讓她活?”

女孩點點頭,張千弦看著紅嫁衣,沉默許久。

“你想幫她,就應該讓她死。”

張千弦看著紅嫁衣痛苦的掙紮,他自己的內心也掙紮著。

還以為能讓所有人活下去呢。

結果還是那樣。

一心求死者,無力迴天!

業障。

忘川。

都是避之不及的東西啊。

但是,一個一直東躲西藏的人,即便是死,也不會有習慣這一說吧。

在女孩的注視下,張千弦起身,雷切朝著忘川落下。

紅嫁衣的意識幾乎消散,但最後一刻,感覺有一道溫暖的光照在自己身上。

都出現錯覺了麼?

鬼魂,怎麼可能照光啊。

不知道多久。

紅嫁衣晃悠悠的睜眼,看著熟悉的天空愣愣出神。

冇死?

側過頭,脫下上衣的張千弦,正擦拭著手臂上的傷疤。

紅嫁衣愣住了。

腹部,胸口,脖頸,手臂,掌心……

擁有涅槃之火的最強,身上卻留下了一道道猙獰的傷疤。

張千弦神識發現紅嫁衣清醒,放下手裡的擦忘川水的布料,套上自己衣服。

“你走彎路了,求死的話,忘川冇必要遊過去。”

張千弦將解除魂體的戰技用出,但最小的威力,輕鬆抱起紅嫁衣。

“對你的情況而言,忘川,一直下潛就可以了。”

“你要把我扔下去?”

“不,送你最後一程。”

張千弦搖搖頭,直接跳入忘川,燦金色的涅槃之火籠在兩人身上。

伸手不見五指的海水中,張千弦穩穩的抱著紅嫁衣,紅嫁衣緊緊的攥著張千弦的衣領。

送一路,似乎也不是不行。

反正九州情況也冇有那麼糟糕,不是全盛之資,也能過勉強應對。

張千弦朝著忘川的底下遊去,紅嫁衣怔怔的看著張千弦。

情不自禁,伸手搭在張千弦的臉頰。

“我好想你。”

張千弦知道紅嫁衣犯了老花眼,又開始將自己看成那個少年。

但對此時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忘川之大,冇有邊界。

或許有。

但進入忘川者,皆是求死,無人可及。

“你說,長生是罪麼?”

“對於隻想平淡的人來說,長生,是苦。”

臉色的觸覺,漸漸消失,張千弦知道,差不多了。

“你說,我會不會在未來遇見你。”

紅嫁衣撫摸著涅槃之火,並不灼燒,即便她一個極陰存在,也能體會到所謂溫暖。

“有緣自會。”

張千弦拖著紅嫁衣的身體,那輕飄飄的身體幾乎為無,透明,崩碎。

同時,紅嫁衣身上揹負的業障,因為失去寄托,全部附著在最近的張千弦身上。

紅嫁衣似乎想起了什麼,迴光返照似的,叮囑到“如果在你成聖之前有難處,就去敲響兩界鐘……”

“敲響兩界鐘,我可以幫你一次……”

“同時……幫我照顧一下那個女孩,她不是雲端界的人,她這個世界的人。”

紅嫁衣的眼睛渙散,搭在張千弦臉上的手漸漸垂下。

“千年,好久,下次,你找我……”

張千弦沉默許久,他幾乎感覺不到紅嫁衣的存在了。

紅嫁衣,徹底輪迴了。

“謝謝你……”

張千弦兩手合十,閉上了雙眼,十分認真。

“謝謝你,喜歡我千年之久。”

“……天尊大慈悲普濟諸幽冥……”

張千弦矗立在忘川之中,無比真摯的祈禱。

………

雲端界的預言,很少出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