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接受正統教育的我是不可能打工的 > 第61章 第二任人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接受正統教育的我是不可能打工的 第61章 第二任人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趙氏醫療研發出跨時代的新藥,蛋白修複液。

分療程配合營養液,即便是斷肢,都可以重生!

同時,趙氏醫療宣佈,前任人王張千弦,一人輪戰二王,雖然口碑令人髮指。

但趙氏醫療敬佩實力,尊敬強者,選擇成為執行部的醫療保證後勤部隊!

與此同時,上京的修複,也提上日程。

不僅如此,王的實力徹底彰顯之後,邊防的經費高的髮指!

張千弦說過,獸王不是無敵,核武對獸王來說還是致命,但就是打不中。

既然這樣,構建邊防,核武就位,即使九州內諸王橫行,外來的王也休想前進一步。

同時,九州諸王雖然令人膽戰心驚,但出人意料,建立神社之後每一位都極其安穩。

同時,毀滅上京的黑龍王,完善了與九州的協約。

九州百姓按時祭祀獸王神社,諸獸王便安穩,同時,諸獸王分佈極廣,獸王修行彙聚靈氣,也在反哺九州百姓。

雖然,當下的安穩是建立在利益之上,但正因為利益是求道,諸王很認真。

不過,諸王也聲明瞭,他們不是九州人們的保姆,九州安危,他們隻保證自己不打亂。

至於海外王來犯,與他們,無關。

話很明白,令人不爽,但無能為力。

數以萬計的獸王,行走的天災,即便是背水一戰,賭上同歸於儘的決心,九州也冇有辦法解決獸王。

同時,諸王也在尋找張千弦的蹤跡。

八岐大蛇不是最強的獸王,但也是頂尖的獸王之一,冇有任何一個王能夠穩穩的斬殺對方。

而張千弦做到了。

這一行為,不僅打破了約定,還同時給諸王頭頂懸了一把刀。

就張千弦表現看,除了少數獸王,其餘的他都可以隨意斬殺。

甚至那少數獸王,如果單打獨鬥,也會吃不小的虧。

之所以張千弦違背約定打了王的臉,但諸王還是冇有撕破臉的原因,也是如此。

冇有任何一個修煉到王的生物,想死。

距離張千弦失蹤大半年已過,人類之中第二位王,已經穩穩的坐在王位之上。

安穩的一年,除了海外七位剛剛晉升獸王層次的海獸來犯,基本上可以說安穩發展。

那是七位獸王。

那天,上京連接海岸的彩虹跨越萬裡。

第二任人王獨自一人,以一對七,衣服微臟。

七位獸王的血染紅了海水,第二任人王也真正進入諸王的視線。

即便那七條魚再弱,也是七個王!

第二任人王以強橫的實力,給了九州諸王另一個警告。

他們頭上懸著的不僅是失蹤生死不明的張千弦,還有很多。

同年,年末,佚名的《吐納基礎》加大印刷,即便不是天賜力量擁有者,也可以早早修行。

不過上麵更多的關照給了小升初階段的孩童。

這個階段是最好的打基礎階段,但也確實有高中突飛猛進的人。

一切,都踏入了正軌。

修者合法化,普通人和修者融洽無比。

國內獸王威脅解除,祭祀獸王也不過是登山修身養性而已。

這簡直就是冇有張千弦的盛世!

也符合張千弦心心念唸的,“絕唱”!

十九歲。

燦金色眸子的少年,走出了趙家。

陽光很刺眼,但照在身上,真的很暖。

“有空,可以來坐坐。”

趙霧淵更加年輕,看著那個讓他無法理解的少年,也難得露出微笑。

“拉倒吧,你這消毒水味太重,一聞我都要吐了。”

“你這張嘴是真會說話,離彆煽情不會麼?”

“啊對對對,你見麵煽,你離彆煽,你成天到晚都在煽情,當代大情種,你比我爹還愛我,全身都我同款器官。”

趙霧淵一笑。

他冇有想到,他有一天能和少年開著玩笑。

在計劃裡,本應該是不死不休。

“再見,張千弦。”

黎明,大翻新。

所有的建築都和記憶中的不一樣,並且全國上下大小城市都建起了黎明。

那些同樣稚嫩的少年,成為另一批更稚嫩少年的老師。

上京,黎明。

四季錯亂,但冬天並不是冇有嚴寒和大雪。

會議廳很大,裡麵的人很少。

“基本無事,一切都特彆安穩,就是好像有人要挑事兒?”

尹輝側眼望去,“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我聽著很奇怪。”

淩清安笑笑,他現在穿著最舒適的衛衣,披著最奢華的大褂,彆說彆人,就連他都感覺奇怪。

不隻是他,薑妍魏一寧兩人也是,同款但根據個人穿著習慣調整的大褂,這是他們之前不敢想的事情。

“尹輝先生就不要調侃我了。”

淩清安看著坐在主位的人,王的禮服改動不大,顏色是黑紅相間,很多次,那個表情,就感覺是看見了古鎮的張千弦。

“人王,需不需要去鎮壓?”

人王並無迴應,照例的發呆。

尹輝有些無奈。

難道每一任人王都喜歡鹹魚擺爛?

這是在開會,正經的開會。

“若歆,回神了。”

若歆啊了一聲,點了點頭。

“都有什麼事?”

“就有一個小團體的聚集想挑事,成為了地頭蛇,需不需要我們去鎮壓?”

小地方的事情能上報到上京,說來和上任人王關係極大。

某個一口一個好可怕,一腳一個淩清安的擺爛王,就是這樣,看見誰都打不了,結果誰都能去打。

這個陰陽的習俗被繼承,同樣,小心謹慎的下死手也被繼承。

冇有人會自大,即便穩贏的局,也必須全力以赴!

門被推開,一個失蹤已久的人打著視頻電話就進來。

“嗯,我冇事,出去玩去了,纔回來,知道了,一會回家,嗯嗯,我這不是來領人了麼?”

燦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溫柔。

張千弦掛掉視頻,看著屋裡一個個震驚成表情包的人,歪了歪頭。

“若歆,走了,回家啊。”

若歆怔住,反應過來時衝上前一下就撲進張千弦的懷裡。

“……歡迎回來。”

“久等了。”

張千弦有些震驚,若歆現在的實力和自己不相上下,甚至比自己還要強上些許。

掃了眼眾人的座位,一個張千弦冇有想到的結果,浮現。

人王,一直不是淩清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