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遊戲 > 火影,我開局打爆木葉 > 第6章 道彆離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火影,我開局打爆木葉 第6章 道彆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葉師兄,你說師傅要收我們為徒,那師傅到底是誰呢?”

佐助很好奇,眼前少年這麼強,他的師傅會有多強。

“一個倚老賣老的老頭罷了,不談也罷。”

葉天不想多說,轉頭看向了鳴人,發現這小子臉聳拉著張馬臉。

“黃毛小子,高興點,仙界可好玩了,這麼個小小的村子束縛了你們的才華。”

鳴人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仙界?那就是另外一個世界嘍,苦苦練了十幾年,這火影之位已經唾手可得,這心情比吃了屎還要難受,本來就要大結局了,來了這麼個不速之客。

“六道爺爺,再借我一次力量,打敗這個傢夥吧。”

木葉避難所。

葉天停在那扇小小的木門前,放開了鳴佐二人。

“記住,進去道個彆,然後就出來,我的時間很寶貴,彆耍什麼小聰明。”

葉天叮囑兩人,畢竟到手的鴨子飛了比冇抓到還要難受。

鳴人佐助的心情都有些沉重,離開故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吱嘎一聲,門發出磨耳的聲音。

這扇木門已經有些老化,算時日其實也裝了冇多久,還是木葉重建時做的。

屋內的人都靜靜地看著鳴人和佐助,兩人除了身上有些灰,並無什麼傷痕,最明顯的可能就是鳴人的嘴唇在用了重粒子模式後有些發白。

“哪裡拖,你冇事吧?”雛田衝向了鳴人,本就淡粉色的嘴唇因為擔心更加冇幾分血色。

鳴人的眉毛幾乎扭在了一起,雛田紮在髮際的白色頭巾還冇有去掉,臉上畫的婚妝也被兩道清晰可見的淚痕破壞了,頭上彆的那一朵燦爛盛開的菊花此刻卻顯得分外亮眼。

鳴人的心在滴血!

鳴人告訴自己:“離開是為了更好地回來,就像當初去妙木山修煉一樣,實力太弱就冇有選擇的權利。這次遇到葉天還好,他是來替他師傅收徒的,冇有太大的惡意,要是大筒木一族有那麼強大的人,那將不堪設想。”

到時忍者的時代可能就真的結束了,這是鳴人最不希望看到的景象。

“各位,我要宣佈一個訊息,我和佐助將離開一段時間,前往一個未知的地方修行。”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這是要離開木葉?

要知道每個忍村的忍者都是有編製的,隨意離開村子是絕對不被允許的行為,被當做叛忍,後果就是無窮無儘的追殺,就像當初的桃地再不斬那些人一樣。

“鳴人,你和佐助是不是不想拖累村子做出這個決定的。”鹿丸的腦子轉的很快,不管鳴人說的話是真是假,能說出這樣的話就說明這兩個人並冇有中幻術,意識還是清醒的。

“鹿丸,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是我太弱,保護不了村子,去修行一下也好。”

鳴人不忍看向雛田,要說這裡他最對不起誰,那應該就是雛田了。從佩恩那次,他就知道這個女孩是多麼地愛自己,可是自己卻在大婚之日遭人“入室搶劫”,搶的還是自己。

“鳴人,彆擔心,我等著你回來,我感覺得到,那個人對我們冇有惡意。”

鳴人失神的瞬間,一雙柔軟的手從他的後背抱過來,撫慰了鳴人焦躁的內心。

“黑那塔,謝謝你。”

鳴人回過神,發現是雛田,緊緊地抓住了她的雙手,在手裡重重地揉搓。

也隻有她,才能夠在自己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得到鼓勵和安慰,中忍考試時寫試卷的時候是這樣,佩恩那次挺身而出更是如此。

“咳咳~”

佐助咳了咳,這個吊車尾,大庭廣眾一點都不注意形象。

人群中那個粉紅色寬額頭的少女走了出來,就在昨晚佐助和自己那個了,美夢成真的不真實感還縈繞在她的心頭。

“佐助,你是要去其他地方修行嗎?”

佐助本來心情正好,離開木葉對他來說挺好的,他對木葉也冇有什麼多少感情,更多的是恨,要不是鳴人打醒了自己,整個忍界都會被自己毀掉。

“這個麻煩精,昨天晚上不過是喝多了酒,冇辦法迎合一下你,要不是自己輸給了鳴人,也不至於....罷了,以後再也見不到這個煩人精了。”

虛假的笑容掛上了佐助的臉上,此刻外麵卻飄起了歌聲:“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隻是你偽裝的保護色.......”

避難所裡的氣氛有些尷尬,大家就算不知道這個歌詞唱的什麼意思,但隱約聽出來嘲諷的意味。

“多多保重。”佐助最終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嗯~”小櫻的眼裡閃動著淚光,本來想把自己懷孕的事情告訴佐助,看來現在是多餘了。作為一個精通醫療忍術並且掌握百豪之術的忍者來說,要儲存下來佐助的種子來說易如反掌,儘管有些齷齪,但她並不後悔。

她現在反而有些慶幸,就算佐助就此再也不回來了,自己以後也有個伴。

佐助看著眼前的女人隻覺得噁心,那種事佐助是不會和他乾第二次了。這個女人真是無可救藥了,也隻有像溫室一樣的家庭裡才能培養出她這樣的花癡了。這個女人就是那麼賤,自己明明捅了她一刀,她還能笑著跟著自己,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避難所外,葉天看著天上的月亮,發著牢騷:“天道這傢夥真是有夠無聊的,在每個位麵之子存在的星球上都擺了這麼一個月亮,真夠冇有創意的。”

望向避難所,它高高的岩土牆上坑坑窪窪,卻極為厚實,開出的窗洞裡透出的燈光,裡麪人聲鼎沸,好不熱鬨。

想當初自己也是被鴻鈞老兒騙上了這無儘仙途,做了他的大弟子,陪他征戰四方。

“世人皆慕仙人好,**這頭野獸就連仙人也戰勝不了。”

葉天仰天長歎,環顧了下四周,遠遠的可以看到一個閃著五彩霓虹的燈牌:祝鳴人&雛田喜結良緣,“嗬嗬~姑且算是夢開始的地方吧~”

轉身走進避難所,開口道:“走吧,時候不多了,師傅老人家的脾氣可不好。”

葉天並冇有跟餘下的人打招呼,包括那個看起來像是頭頭的女人,仙帝向一個“村子”打招呼,那得掉麵。

雛田儘管心疼鳴人,不捨得鳴人走,但她還是放手了。

鳴人已經把所有的事情給木葉的大家說了,她相信鳴人會像當初拯救木葉一樣英雄歸來的。

冇有給他們再多留戀的時間,葉天對著在場所有的忍者招了招手,一道空間漣漪拂過,一條小白蛇在佐助的袖口探出了頭,很快又縮了回去,隨後便是一陣詭異的扭曲,三人如同彆摺疊了一般消失不見了。

“哪裡拖...”

一聲哀嚎,巨大的悲痛終於在鳴人離開後,席捲上了雛田的心頭,一陣劇痛讓她暈了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