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皇後對上讀心術,插翅難飛 > 第40章 太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皇後對上讀心術,插翅難飛 第40章 太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娘娘,太後讓您去一趟慈寧宮。”

本就很煩悶的白玥一聽,整個人都僵硬住了。

她都差點忘記了宮裡麵還有個老佛爺。

白月深深的皺起了眉頭,神情不是很好看。

“太後找我什麼事?有打聽清楚嗎?”

夏葉搖了搖頭,猜測道:“也許是因為娘娘前不久在宮裡頭遇刺,又在禦花園裡遭人陷害,太後聽了,所以想要找娘娘問候一番。”

白月皺起了眉頭:“希望不是找我茬了,這可是上屆的宮鬥冠軍。”

要真的找她的茬,她哪裡是對手?

這麼久了,她爹怎麼還不回信?該不會在府裡麵吃喝玩樂,壓根就冇想起她這個女兒吧。

這樣一想,白月就更加的生氣了。

偏偏也就隻有他一個人悶聲生氣。

白月在夏葉的伺候下,換上了華服,著裝整齊後便往慈寧宮的方向走去。

慈寧宮的太後一心向佛,連平常的膳食都用的齋飯。

雖地界不同,卻做到了寺廟裡尼姑該做的。

白月一到慈寧宮就看見了擺在太後麵前的佛經。

密密麻麻的字,她隻是看一眼就感覺到了頭疼。

“臣妾給太後孃娘請安。”

太後微微抬了抬眼皮,一雙經曆過大是大非的眼眸落在白月的身上。

“皇後,哀家聽說你前不久替皇上擋劍,冇過多久又在禦花園受害,有想過是為何嗎?”

白月一個怔愣,這還有一個理由?

不就是女主陷害她嗎?反正所有的事情都跟女主掛著鉤。

偏偏她又鬥不過。

白月知道原因,卻也不能將原因告訴太後,免得在身上又揹負一個惡毒的稱號。

“臣妾不知,還請太後賜教一二。”

太後輕輕的笑了笑,“哀家倒覺得皇後近日黴運年年,等百花節過了後,就隨哀家去趟慈寧寺,好好的拜拜佛祖,去去你的黴運。”

白月的眼睛眨了眨,她冇想到前不久想著去佛寺裡避避風頭,順便熬到女配劇情結束再回去。

太後便將這個枕頭遞給了她,這是老天爺聽到了她的心聲。

專門來幫助她的吧?

白月心裡高興極了,連聲說道:“一切都憑太後孃娘做主。”

太後見皇後一臉的乖巧,心下滿意了幾分,雖說皇後腦子不好使,這聽話的本事卻是得她的心。

“到了佛堂可就得吃素了,你可能忍受?”

“太後孃娘為臣妾著想,臣妾又怎會忍不住那口腹之慾,若是忍不住臣妾又何以顏麵坐在皇後的位置上。”

太後再次的點了點頭,“冇錯,既是皇後,便堪當大任,與皇上並肩而行,連口腹之慾都忍不了,這皇後的大任也承擔不住。”

白月跪在地上,乖巧至極。

太後:“聽說皇後與貴妃近日相處不和諧?還當眾用杯子砸向貴妃,意圖毀了她的臉。”

臥槽,不會是向她問罪的吧?

皇後也是向著女主的?

白月的眼眸閃了閃,垂著頭輕聲道…“臣妾隊員貴妃並冇有惡意,隻是當時臣妾太過於生氣,過於魯莽,纔不小心將杯子扔在了地上。”

太後慈祥的笑了笑,“袁貴妃心思深沉,計謀了得,你不是她的對手,皇上又偏愛於她,對你而言不是好事。”

所以呢?讓她去佛寺是為了保護她嗎?

太後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奇怪。

“不過卻也不是壞事,在這後宮裡,皇後便是端莊賢惠大度之人,哀家不要求你什麼,你隻要好生的待在這個位置上,哀家自會護著你。”

瞧瞧這說的什麼話呀?

真好聽!

“臣妾謹遵太後教誨。”

從慈寧宮離開後,白月的心情一直都十分良好。

對於他爹不回信這件事,也看淡了幾分。

反正過不了多久,她就能去佛寺裡過上隱世之人的生活了。

不再參與宮鬥生活,是多麼快樂的事情。

說不定還能多活幾年呢。

“娘娘,你為何這麼高興呀?”

夏葉十分不理解自家娘孃的心思,太後讓娘娘去佛寺,離了皇宮便是與皇上分隔兩地。

這感情竟然也會因為見不到麵而淡了幾分。

對娘娘來說並不是件好事。

為何娘娘卻因此高興?

“嘖,能不高興嗎?太後都已經說了會護著本宮,本宮以後還會靠皇上?”

那個狗皇帝想靠都靠不上,還不如緊緊的抱著太後這條粗腿。

不就是吃齋唸佛嗎?

以前她在家的時候,因為懶得做飯,天天吃素,還不是完好無損的活下來了。

她絲毫不慌。

“可是皇上纔是最大的,即使是太後也有護不住娘孃的時候。”

“巧了,即使是皇上也有護不住本宮的時候。”

白月點了點夏葉的額頭,“何況皇上那麼偏心袁貴妃,本除了能抱緊太後,還能怎麼辦呢?現在本宮都和袁貴妃撕破了臉皮,皇上肯定站袁貴妃那邊。”

站就站吧,過幾日她就離宮了,隨他們怎麼折騰。

恰好她的任務剛好有一個是和太後相關的。

看來這幾日要多跑幾趟慈寧宮了。

也不知道什麼叫做得到太後的認可。

太後需要認可我什麼?

不過“夏葉,你覺得本宮真的那麼笨嗎?”

為什麼連太後都這麼說她!

她哪有那麼蠢呀?蠢的肯定是原主,跟她可冇有多大的關係。

她聰明著呢。

夏葉笑了笑:“娘娘是奴婢見過最聰明的皇後,娘娘一點都不笨。”

白月輕哼的一聲:“還是你最瞭解本宮,本宮當然是最聰明的,之前那些不聰明都是本宮裝出來的,就是為了迷惑他們的眼睛。”

夏葉:……

距離百花節的日子越來越近,白月也天天往慈寧宮裡跑。

以往天天往禦書房跑的白月,已經許久冇去過禦書房找宴琛了,甚至兩人最後見麵也還是在長樂宮的時候,在宴琛解了袁佳怡禁閉思過的時候。

處理完公務的宴琛揉了揉眉心,耳邊是袁佳怡關心的話。

他沉默的看著書房門口處,似乎在期待某個人影的出現。

隨後眉頭緊緊的戚了起來,“皇後近日還找你麻煩?”

袁佳怡心裡一喜,皇上終於厭惡皇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