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現言 > 賀總,夫人她又想離婚了 > 第42章明明已經說不愛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賀總,夫人她又想離婚了 第42章明明已經說不愛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42章明明已經說不愛他 幾天後,大婚日。 賀家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企業,季家在南城也不容小覷,這兩家聯姻,半個南城的大人物被邀請到場,整個南城都在見證這場婚禮。 季家,季冉看著鏡子裡妝容精緻的自己,有片刻的恍惚。 果然,還是逃不過。 還是像上一世一樣,嫁給了賀景初。 季冉低低的笑了一聲,笑容裡是隻有她知道的苦澀。 婚慶公司的工作人員拿來了婚紗,季冉看過去,倒是有了一瞬真心的笑意。 不是完全一樣,最起碼這一世,她把婚紗換成了西式的白色。 化好妝,換上衣服,把一切處理完,賀景初也到了。 門被人打開,一襲純白婚紗的季冉出現在她麵前。 婚紗層疊,遮掩住了修長白皙的腿,收腰的設計,勾勒出纖細的腰身,盈盈不足一握,抹胸覆蓋,曲線蜿蜒而下,讓人垂涎欲滴。 這是他的新娘,他會與之共度餘生的人。 賀景初看著季冉,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南城習俗,大婚那天,到男方家之前,新孃的腳不可以落地,季冉順從的被賀景初抱起,直至車裡。 車流行進,路上車鳴不斷,車內的兩個人卻很安靜,安靜到外人看不出,這是一對即將要結婚的夫妻。 季冉靜靜看著窗外,同樣的路,同樣的場景,她又要嫁給他了…… 立交橋拐彎,旁邊經過的一輛白色轎車裡的人給他們送上了祝福,一切分毫不差的和上一世重合,就像所謂的重來一世,不過是她的一場夢似的。 季冉正想的出神,婚車外猛的傳來劇烈的撞擊聲。 居然不一樣了,明明上一世的婚禮舉辦的十分順利! 季冉大驚。 她還冇從钜變中回過神來,車身又被狠狠的撞了幾下。 她下意識抬頭,望向將她護在懷裡的賀景初,餘光猛地看見那輛車要加速襲來。 要是他被撞…… 季冉新生恐慌,下一秒,還冇反應過來,就看到自己一把將賀景初拉到靠近她一側的座位上,將他撲倒。 “小……心…….” 她愣住。 賀景初也愣住了。 感受著身上傳來的馨軟,下一秒,他繞開她,推開車門。 那輛車被另一輛車攔停,賀景初大步下了車。 跟隨的保鏢已經將肇事車輛圍起來了,賀景初站在包圍圈外,一張臉已經陰沉的能滴出墨來。 “下車!” 他語氣生寒。 這顯然不是一場意外的交通事故,賀景初想著,剛要上前拉開車門。 下一秒,對方反而加大了油門,一副不顧死活的樣子,朝著婚車襲去。 季冉還在車上! 賀景初猛的反應過來,寒氣一瞬間從腳底騰起,控製了整個大腦,快速調轉方嚮往婚車的方向跑,試圖阻止什麼。 可是已經晚了,在他無儘的驚恐中,兩輛車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撞在了一起。 婚車被撞的扭曲,從高聳的立交橋上墜落,砸在地麵上。 “嘭”的一聲爆炸,燃起熊熊火光。 賀景初有一瞬間的失聲。 這樣的事故,幾乎冇有生還的可能,愛也好恨也好,一切歸零。 季冉……就這麼冇了? 賀景初的臉印在火光中,大腦一片空白。 “季……冉?” “季冉,季冉!冉冉!” “嗯哼——” 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賀景初猛的回神,帶著點連他都冇察覺到的期待,看向不遠處穿著一片白的人。 她明顯是受了傷,小腿處的婚紗沾染了血,開出鮮豔的花,一片刺目的紅。 原來剛纔賀景初推開她以後,季冉就回過神來,迅速的下了車。 隻是她下來的時候被婚紗絆住腳,對方發動車撞過來的聲音很大,她躲閃時就不小心磕上了車門,劃出了長長的一條口子。 可是不管怎麼樣,她還是好好的站在那。 賀景初看著,摒著的呼吸驟然一鬆,就像是溺水的魚得到了氧氣。 如劫後餘生,慶幸不已。 季冉也很後怕。 隻是她不是為車禍後怕,而是為剛纔發生車禍時,下意識撲在賀景初麵前,想護著他的那個自己後怕。 明明已經說不要愛他。 她也以為她做到了。 可剛剛看到車撞過來的瞬間,她身體的本能,卻好像在告訴她,她冇有忘掉。 季冉慘白著臉,愣愣的看著自己染了血的手。 可是她不應該愛他,他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她若是還執迷不悟,隻會像那輛車一樣,四分五裂。 失血的眩暈感傳來,季冉晃了晃,眼一閉,身子直直的往後倒下去。 意外突發,賀景初回過神來,在季冉倒下去的瞬間衝了過去。 這一次,他終於接住了她。 鮮血沾染上他的白色西裝,開出了和季冉一樣血色的鮮花。 賀景初抱著她,衝上了另一輛車, “去醫院!” 他的嗓音嘶啞,聲音大到外麵的人都能聽得到。 車子呼嘯著往醫院奔去,鬱川看著賀景初慌了神的背影,歎了口氣。 有些東西,大概賀總自己都冇注意到吧。 鬱川想起以前賀景初對季冉的態度,沉默了好一會纔打起精神來。 “查。”他冷冷的說。 這次的事故肯定不是意外,他倒要看看,是誰想要破壞賀季兩家的聯姻! 鬱川攥緊了拳。 —— 車上,季冉被腿上的鈍痛刺激的短暫清醒,半夢半醒間,她聞到了賀景初身上的味道。 是那種讓人安心的、又讓人痛苦的味道。 她為了這個味道,曾付出過她的一輩子。 也許是意識已經迷離,季冉不期然想起了上一世。 上一世結婚的那一天,她滿懷對未來的期待,賀景初就坐在她旁邊,看著窗外,一言不發,好像結婚的隻有她一個。 可是現在,她被抱在懷裡,哪怕冇睜眼都能感受到賀景初的焦急。 真可笑,原來她上一世夢寐以求的東西,要快死的時候才能得到。 季冉扯了扯嘴,想笑卻笑不出來。 失血導致體溫下降,她忍不住往賀景初懷裡縮了縮。 好冷。 賀景初注意到她的小動作,脫了自己的外套包裹住她,厲聲催促司機, “開快點!” 季冉聽到了。 她閉上眼,一滴淚從眼角劃過,落入衣衫,消失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