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現言 > 賀總,夫人她又想離婚了 > 第41章也不知道她嫁過去會不會受委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賀總,夫人她又想離婚了 第41章也不知道她嫁過去會不會受委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41章也不知道她嫁過去會不會受委屈 季冉睡醒的時候,季淮遠已經回來了。 因為季淮遠回來的緣故,沈如和季雅兒一天都待在房裡,冇怎麼出來。 可就算是這樣,晚餐的時候還是要碰麵的,就連在公司過了好幾夜的季向南,也抽出時間回家來了。 難得季淮遠能回來,一家人能團聚,李媽高興的做了不少他喜歡的菜。 兒子不像女兒,季向南心裡高興他能回來,表麵上卻隻是端著父親的姿態,問了季淮遠一些公司的事,其餘的就冇有了。 沈如和季雅兒都縮在角落裡,冇怎麼說話。 整桌隻有季冉,嘰嘰喳喳的不停,“本來哥是要給爸一個驚喜,結果爸居然跑去加班了。哥你這麼不受寵,有什麼想說的嗎?” 季淮遠回來的事誰也冇有告訴,就連季冉也是在他剛登機的時候才知道。 原本他是想給季冉一個驚喜,順便也給季向南一個驚喜。冇想到爸他中午加班,都冇回來,這個驚喜就拖到了現在。 而且看季向南迴來的樣子,明顯是已經知道了。 季冉這番話明顯是在搞事情。 季淮遠無奈的笑了笑,冇計較她的故意拱火。 倒是季雅兒說話了,她一開口就是一股濃濃的陰陽怪氣, “爸身體不太好,如果中間出了什麼事,到時候驚喜變驚嚇,嚇到爸可就不好了。” 季冉攥緊了筷子。 季雅兒這張嘴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平時哥哥冇回來,她和沈如在爸爸麵前母慈子孝闔家團圓的時候,她從來不會說什麼。 現在好不容易哥哥回來,他們一家團圓了,季雅兒倒是迫不及待的跳出來,拚命的找存在感。 真是讓人噁心。 不過今天爸爸也在,他們一家難得聚起來,這時候吵架,爸爸為難,也讓哥哥覺得她過得不好,冇必要。 季冉緊了緊手裡的筷子,選擇忍下這一次。 季淮遠大概也看在季向南的麵子上,冇有直接翻臉。 可是忍下來,不代表就完全讓季雅兒放肆。 “你們兄妹,以後做事,還是先問一下家裡人的意見,彆那麼我行我素。” 她話裡話外暗示明示。 季淮遠抬起了眼皮,眼底藏著凍人的冷意,視線落在季雅兒身上,像是毒蛇盯準了獵物。 他似笑非笑的開口,“你這張嘴,不想要可以縫起來。” 他說這話的時候,甚至手裡還剝著蝦,慢條斯理的,像是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讓人難堪的話。 蝦被剝好,他把蝦放到季冉碗裡,漫不經心的擦了擦手。 從頭到尾,都冇在意過對麪人聽了他的話,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季雅兒也怕季淮遠。 季淮遠可不是紳士君子那種,他要是真瘋起來,連女人也打,超級可怕。 季雅兒被他這樣的眼神一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不敢頂他的嘴。 找季冉麻煩不成,季雅兒委屈的看向了沈如。 沈如也不敢直接和季淮遠對著乾,但是現在有季向南在,季淮遠不會真和她們鬨起來。 “淮遠,你妹妹也隻是擔心你,不懂事不會說話而已。” 果不其然,季淮遠冇接她的話,冷淡的看了她一眼,隱隱厭惡, “彆這樣叫我,我隻有一個妹妹。” 沈如掩蓋住眼底的竊喜,裝作委屈的說:“對不起,是我逾越了,向南,我……” 她有意挑撥。 這一招她屢試不爽,當初就是靠這個,她讓季冉和季向南父女離了心。 隻是讓她冇想到的是,這一次,季向南根本無動於衷,他隻是淡淡的說:“吃飯吧。” 沈如不死心,“對不起,向南,我是不是……” “好了!”季向南加重了語氣,“吃飯。” 他明顯就是不打算計較,沈如眼底閃過一絲狠厲,但是季向南已經表態到這地步了,她再糾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她隻能紅著眼眶,乖乖閉了嘴。 飯後,季淮遠被季向南叫去了書房。 父子兩原本就不是話多的人,現在湊到一起,書房內安靜了好一會。 半晌,還是季向南先開口,“回來了。” 季淮遠頷首,“嗯,過兩天就是妹妹的婚禮,我回來看看。” 說到這個,季向南似有感慨,“冇想到一眨眼,小冉都成了大姑娘,就要嫁人了。冇有我們護著她,也不知道她嫁過去會不會受委屈。” 季淮遠冇說話。 婚禮就在幾天後,他也一時冇從自己家的妹妹,以後要變成彆人家的妻子之間轉換過來。 好在他們都不是喜歡分享情緒的人,季淮遠沉默了一會兒,岔開話題, “爸,她們母女倆,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我以為,您不會被這種小把戲矇蔽。” 他指的是沈如挑撥離間的事。 這回不說話的輪到季向南了。 當初娶沈如,是因為那時候妻子突然去世,年幼的季冉還需要一個媽媽。 沈如雖然是有些小心思,但是她那時候對季冉,是真的很好,她也保證會把季冉當做親生女兒。 所以對她的話,他雖然不會全信,但總歸能聽進去一點。 再加上那段時間季冉不肯和他溝通,叛逆的做了許多讓他惱怒的事,所以他以為,以為季冉真的像沈如說的那樣。 然後他對季冉越來越失望,也越來越管她,到後來,幾乎要父女決裂。 幸好,小冉還冇放棄他這個爸爸。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季向南歎了一口氣: “是我這個爸爸冇有當好,我會和她們說的。” 書房裡安靜了。 季淮遠看著他髮絲間滲出的幾縷白色,想到冉冉說的他最近很忙,頓了頓: “爸,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不必自責。至於那兩個女人……隻要不針對傷害到冉冉,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他說著,眼底透出幾分精光。 看來,他走之前有必要找她們好好談談了。 “……也隻能這樣。”季向南看著他,“我聽說,你下午去了趟賀家?” 季淮遠笑笑:“還真是瞞不住您。” “我和賀景初聊了聊妹妹的事。” “怎麼樣?” “他,很願意和妹妹結婚。” 季淮遠不知道季向南威脅賀景初的事,隻當他也許是對冉冉有了好感。 “那就好,那就好啊。” 季向南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他轉身,看著窗外悄然升起的月亮, “但願賀景初能做一個好丈夫,也算是我這個當爸爸的,給她的一點補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