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鬼醫聖手小神農 > 第 8章 荒山800一畝這他媽是金地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鬼醫聖手小神農 第 8章 荒山800一畝這他媽是金地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肖遙剛到村口,引來了無數村民的圍觀。

“這是誰的寶馬,呀,我們村裡來豪車了”。

“這十有**是村長家的親戚朋友吧,我們村除了村長外,還有誰家有這麼闊氣的親戚?”。

在村民七嘴八舌的議論中,肖遙關著窗一路低調的回到自家的院子裡。

早些年因為肖遙的爺爺腿部有疾,肖遙一直上學,家裡經濟拮據,除了少數厚道的村民時不時幫扶一下,大多數村民都是漠然視之。

村長張成財是遠近聞名的“為富不仁”,仗著他大哥在區農業局當局長,手下聚集著村裡的一群好吃懶做的二流子,可勁兒的薅著村民們的羊毛,貧困戶也給你扒下幾件破布衫。不給他送就不給你申報“貧困戶”。肖家、阮家就是顯然的例子。

肖遙回到家中,一閃身溜到阮香玉的房間。

“香玉姐姐,你猜我給你帶回來什麼?猜到有獎”。孩子的皮性十足。

正坐在房間發呆的阮香玉被嚇了一跳,“唉,嚇我一跳,是遙遙啊,你不是給姐姐帶了個糖果吧”,阮香玉羞澀的笑了笑。

“剛,剛剛…”,肖遙猛然從背後拿出盒子和袋子。

“一部手機,兩條裙子,糖果嗎?下次帶給你,香玉姐姐,你那麼漂亮,不打扮打扮,可是委屈了你的天生麗質喲!”。

“就知道貧嘴,你哪有錢,買這些東西不是浪費錢嗎?”。

“怎麼是浪費呢?把我姐打扮漂亮些,我走出去麵上也有光嗎?手機是必不可少的,我不在也好隨時聯絡你呀!快來試試”。

很快手機啟用調試好了,阮香玉把弄了一番,早已經悄悄的愛上了。

“什麼?這手機五千多,遙遙,你亂花錢買這麼貴的手機乾啥?村長家的張甜甜纔買的兩千多的,你,你,太浪費了…”。

“不貴呀!香玉姐姐,你值得擁有這個價位的手機,那啥?你試試裙子吧!”。肖遙看著撅著嘴叨叨的阮香玉說。

“你確定要這麼看著我試裙子?”,阮香玉見肖遙一下子給自己買了這麼多東西,心裡暖暖的,嘴裡確實顛怪的說道。

“好啊,反正我是你弟,你就當我們都還是小時候吧,”。嘴裡還在調皮著,雙腿確實很聽話的走出去了。

“好冇好,香玉姐姐,我進來了”,幾分鐘過後,肖遙推門而入,粉藍色的連衣裙素雅無雙,緊緊包裹著阮香玉結實健美的身材,凸凹有致,加上瓷娃娃般的麵孔,肖遙看呆了,小心臟“撲通,撲通”一陣狂跳。

阮香玉見肖遙呆呆的看著自己,臉蛋兒刷的一下紅到了耳根。

“哦,香玉姐姐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肖遙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肖遙徑直來到村委會,今天在回來的路上他就想好了,準備找村裡承包一片荒山種植中藥材,種苗嗎聚龍山上遍地都是,隻要挖回來就行,形成規模以後,就可以坐等收錢了。

村長張成財在村部悠閒的抽著華子,刷著視頻,看見肖遙來了,早起都冇抬一下,陰陽怪氣的說道:“喲!這不是我們村的大學生嗎?今天到村裡來有何貴乾?”。

肖遙懶得理會他的陰陽怪氣,誠懇的說:“村長,我想承包一片荒山搞藥材種植,你看價格是多少錢一畝?”。

“藥材?承包荒山,就你?能行嗎?”,一連三問,明顯對肖遙的不相信。心裡還說:“就你家窮的連老鼠都不光顧,還有錢投資藥材生意?”。很有興趣看看肖遙的笑話。

“哦,那個荒山嗎?按照慣例的說的話,恐怕要得800元一畝,而且合同一簽就是五年,承包費但是可以一年一付”。

“什麼?我冇聽錯吧,荒山承包800一畝,村民們的土地簽出去才500一年,村長你這是給的金山的價格吧”。

“村民是村民,集體是集體,村民是自己說了算,集體嗎!嗬嗬,不巧了,那是我說了算,不過也可以給你大大的優惠,就看你怎麼做了”。

“瑪德,這老狐狸,分明是向我索賄嗎?你奶奶的,還可以大大的優惠,倭寇話都溜出來了,這**張成財不是當初鬼子入侵留下的壞種吧”。

肖遙氣不過,心裡把張成財狠狠的罵了一通,“那好吧,村長,我回去考慮考慮,再決定吧,要不我們先加個微信,方便我們隨時溝通”。

“那啥?那行,考慮好了隨時聯絡,對你的創業村裡還是大力支援的,但萬事開頭難,路子走開了就好了”,張成財見肖遙漸漸有上套的意思,皮笑肉不笑的打著哈哈。

從村部出來,肖遙又去了村支書劉後平家,劉支書在村裡人品口碑都還不錯,為人也還比較正直,但是架不住村長一派的勢力,權力已經被架空的差不多了,現在村裡基本上是張成財說了算,大部分村民也都趨利避害,不願與村長剛硬,導致村長是“猴子觀日,一手遮天”。

肖遙把想承包荒山的事給劉支書說了,並詳細敘述了和村長交流的過程。劉支書聽罷,大罵村長“胡球搞”。

“不說花錢承包荒山,好多鎮村的荒山都是村裡倒貼錢包出去的,為的就是響應國家青山綠水的號召,這個張成財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敢喊出800一畝的天價”。村支書憤憤難平。

“這樣吧,趕明兒的鎮上開會的時候我幫忙問一下具體的政策,小肖啊你先不要著急,不要著了張成財的道了,合同一旦簽了下來就冇有挽回的餘地了。”

“好吧,劉支書,我聽你的,勞駕你費心了”。肖遙覺得劉支書還是不錯的,還替自己考慮了不少。

回到家,肖遙發現阮香玉又換回了原來的舊衣服,忍不住打趣道:“香玉姐姐你嫌棄我給你買的裙子吧?怎麼不穿呢?”。

“哦,不嫌棄,姐姐真的不嫌棄,穿著裙子做事不太方便。”阮香玉嘴裡這樣說著,可是心裡卻美的冒泡了。

“對了,弟弟,院子裡的車是誰的?怎麼回事,停那裡半天了”。

“這車以後就回我用了,是市裡平安堂的老闆給我配的送貨車”。

“啥?配的送貨車,弟弟你送金子吧,配一輛寶馬送貨,你逗姐姐玩兒呢?”,阮香玉可是不好糊弄,人家在市裡上過高中的。肖爺爺、阮奶奶雖說不識得寶馬為何物,但也覺得非常蹊蹺,送貨不都是一些大貨車嗎?

“香玉姐姐,這真的是送貨車,我前天、昨天不都采了一些藥材嗎,你也是看見了的,那可都是高品質的中草藥,千金難求的,早上來找我的那個紫蘇姐姐就是開的這輛車,她為了平安堂以後獨家收購我的藥材,給我提供的車”。

“那這車要是買得多少錢?看著還蠻高檔的”。

“50到80萬吧,具體我也不清楚”。

“啥?那麼貴,給你用來送貨,這年頭老闆們這麼豪橫了”。阮香玉心裡隱隱的覺的不安,有一種心愛的東西被彆人窺視奪走的感覺。

肖遙見阮香玉的疑問更加深重了,把賣藥材的前前後後一股腦的告訴了她。

聽說藥材這麼值錢,阮香玉纔打消了心中的顧慮,在高價位的藥材麵前,寶馬車就顯得不是那麼貴重了。這時,肖遙又拿出一萬現金塞到阮香玉手裡說:“這是我們四人的生活費,姐姐你收好”。

好一番推脫,阮香玉拗不過肖遙,隻好乖乖的收了錢,看著肖遙說:“弟弟,你一個人采藥太累了,姐姐從明天起和你一起去,我們共同努力創造美好生活,你要是不答應,姐姐以後就不喜歡你了”。說著說著竟又紅了臉。

“好吧,香玉姐姐,我是怕你太累了,每天還要照顧爺爺奶奶,所以不忍心讓你和我一塊兒翻山越嶺的受罪”。

阮香玉不禁心裡又是一陣暖流,看了看肖遙這個瘦瘦的大男孩,霎那間眼裡溢滿了濃濃的愛惜。

肖遙晚飯後有燒了一大鍋藥湯,給爺爺來了一次腿部藥浴,順便一次按摩,一套治療下來,爺爺已經能夠在屋裡慢慢的活動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