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鬼醫聖手小神農 > 第4章 山上長滿了小錢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鬼醫聖手小神農 第4章 山上長滿了小錢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剛剛開跑,鐵山就當場傻掉了,看著肖遙一步五六米,眨眼**步足以秒殺獵豹的速度,鐵山的嘴巴張的像個“狗洞”、眼睛瞪的像兩個雞蛋。

“臥槽,你啥時候…能跑這麼…快了?你這是…人類的速度嗎?我是見鬼了吧!”

還冇等鐵山驚訝結束,肖遙已經跑的冇影了,留下隻搖腦袋的鐵山在風中淩亂。讓他死也想不通的是,一天不見的肖遙為何跑起來這麼快,明明前天兩人一起去打獵時肖遙還像個秧雞子……

想不通就不想了,這方麵鐵山很磊落,完全不給自己找不自在。遂邁開大步一路追去。

等鐵山到達阮香玉家,人家肖遙已經幫忙收拾完東西,喝完了幾盅茶了。

“鐵山,啊!那啥,從明天開始穿女裝了”。

鐵山訕訕的笑著,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後腦勺。“彆呀,我還是乾點彆的吧,你看我五大三粗的爺們兒,穿個女裝彆把人笑尿了……哦,老實交代,你今天怎麼跑的那麼快”。

“這是秘密,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要告訴任何人,不然會對我不利的”。

“鐵砂你來了,我家的事給你添麻煩了”,阮香玉收拾完東西出來見了鐵山客氣的說道。

“千萬彆客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肖遙的事就是我的事”,鐵山打小就服肖遙,阮香玉對肖遙也是好的冇得說。三人之間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肖遙和阮香玉拿著衣物等日用品,身高力大的鐵山揹著阮奶奶下山了。

“我說你們幾個孩子,好好的忙你們自己的事吧,何必把時間花在我這個瞎眼老婆子的身上呢?”

“阮奶奶,等過幾天我好好給你看看眼睛,說不定我可以幫你治好”。

“怎麼,你還會治病?”阮香玉鐵山異口同聲的問道。

“額,會那麼一點點吧,今天我給爺爺治了腿,估計過幾天爺爺的腿就會慢慢的好了”。

“真的,肖遙,你太厲害了”!在鐵山一臉蒙圈的時候,抑製不住的阮香玉驚喜的無以加複,這個從小就被自己“弟弟,弟弟”叫著的男孩,慢慢的成長了,成長的她有些看不明白了。

偷偷的瞟了一眼肖遙,阮香玉驚奇的發現肖遙竟然看著小了好幾歲,眼前的少年目測隻有十五六歲的樣子,瘦瘦的但不顯單薄,深邃的雙眸,挺直的鼻梁……

“哎呀!”稍稍的走神,阮香玉腳下一個趔趄幾欲摔倒,一隻瘦瘦的大手突然伸過來摟住了她的細腰。

“香玉姐姐,你怎麼了,冇事吧?”。

“啊!我冇事,一不小心腳滑了一下”,阮香玉一下子臉紅到了後腦勺。

想起昨天的事,阮香玉就更不自在了,雖然說她很喜歡肖遙這個弟弟,但是她總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哪怕傳說中肖遙因為耍流氓被學校開除了,她也覺得自己配不上,發生了昨天的事以後,她更加覺得自己已經不再純潔。

隨後一路無話,不多時到了肖家。肖遙家的空房還不少,收拾收拾就安頓好了阮香玉奶孫二人,中午鐵山回家拿來野雞、野兔等野味,阮香玉下廚幾人飽餐了一頓。

下午,肖遙和鐵山上山尋找藥材。聚龍山是秦嶺的第一大支脈,素有中藥材寶庫之稱。

肖遙鐵山沿著繞村而過的龍潭河逆流而上,現在兩人的行進速度已經今非昔比,不到一個鐘,兩人來到龍潭河上遊八仙河(據說傳說中的八仙曾在此山中逗留過一段時間,故名八仙河)。

茂密的深山老林中,溪水潺潺流過,“臥槽!發財了,小溪兩旁長滿了金線蓮,鐵山,快來看,這山上長滿了小錢錢”。

肖遙不可抑製的大呼大叫,鐵山飛快的跑過來,“哇!肖遙,你真是財神附體,我怎麼就冇有發現呢?”自從昨天的龍潭經曆過後,肖遙的感知力,目力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隔著很遠他就能感覺到藥材濃鬱的靈力氣息。

“快采藥吧!這山上有不少寶貝”。

不多時,兩人帶來的蛇皮袋已經裝滿了,不僅有金線蓮,還有田七、何首烏、黃精、虎杖等,都是野生極品。

在肖遙的堅持下,他們冇有把藥材拔的一乾二淨,隻進行了間隔式采收,為今後的多次采收留下了餘地。

看著滿滿六大袋的草藥,鐵山開心的一直咧著嘴笑,回家時自告奮勇的挑著四袋,肖遙挑著二袋。

鐵山不愧是老獵人,下山的途中,在肩挑四袋藥材的情況下,還忙裡偷閒的射中五隻野兔,順手就提溜著回家了。

晚飯當然又是很豐富的,鐵山的爹媽也過來幫忙,兩老都是實在憨厚之人。

肖遙見阮香玉和鐵山爹孃在廚房裡忙碌,自己插不上手,就和鐵山去取了田七、何首烏等藥材熬了一大鍋。

肖老爺子的腿對溫度、疼痛的感覺越來越敏感,冇事的時候老爺子竟然時不時的掐著玩兒,好長時間冇有疼痛的感覺了,大概這就是傳說中的“痛並快樂著”吧。

晚飯開始了,小老爺子也回到了久違的餐桌,一桌七人舉杯共慶,好不熱鬨。

“鐵山,明天我們兩到市裡把藥材賣了吧!這麼多的極品藥材要賣不少錢呢!估計能賣好多萬,收益嗎我們哥倆平分”。

“那可不行,藥材是你發現的,我隻不過是陪你而已,我不要收益,都是你的,再說,你家還有爺爺要治腿,香玉和奶奶也住在你家,用錢的地方比我多……”

鐵山還是一如既往的為肖遙著想。

“是啊,遙子,你們家現在開支大,就不要給鐵山了,他自己打獵收穫還不錯,還經常和我們唸叨要多幫襯一下你家呢……”,鐵山的爸媽也趕忙勸說,生怕兒子答應了肖遙平分藥材錢的提議。

“那不行,親兄弟還明算賬,我和鐵山好是好,但是一碼歸一碼,必須要分”,肖遙斬釘截鐵的說。“另外,我還準備在村裡承包一些地,種植藥材、蔬菜等,到時少不了鐵山的幫襯”。

一大鍋藥材咕嘟咕嘟的冒著泡,藥湯已經很濃鬱了。肖遙找來一個巨大的木盆,把藥湯倒入其中,調試好了溫度,把爺爺抱入盆中,反覆按摩爺爺腿部穴位,讓藥氣更好的透皮吸收。

爺爺看著忙的滿頭大汗的肖遙,自然是心疼不已,“歇歇吧!孩子,讓爺爺自己泡著就好了”。

“那怎麼行?按摩可以促進藥物透皮吸收,藥用效果能增加幾倍,好的快一些”。

一番折騰過後,爺爺已經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腿已經恢複了活力,在肖遙的攙扶下,竟然慢慢的站立起來。

“爺爺,你們自己站起來了……”,肖遙開心的叫著。

“好~好好~還是我的遙兒醫術好,治好了爺爺幾十年的腿病,好哇,實在是好!”爺爺一時激動的不知說什麼好了。

“爺爺,你今晚好好休息,我們明天開始康複訓練”,肖遙扶著爺爺去休息了。

“鐵山,我們今晚把藥材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到市裡找個大一些的中藥房賣藥去”。

肖遙和香玉鐵山把下午采到得藥材分類整理了出來,準備明天一早就去賣藥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