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都市 > 鬼醫聖手小神農 > 第3章 初顯身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鬼醫聖手小神農 第3章 初顯身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其實開始肖遙對自己的一跳並冇有多大的把握,所以在起跳中是卯足了力氣。

“嗡”的一聲過後,肖遙順利穿過金色的大光圈,霎那間徹骨的寒意襲來,肖遙隻好運轉靈力與之對抗,手忙腳亂的向上方遊動。

“呀!好大的魚兒”,肖遙在遊動的過程中,發現龍潭底部水域中有成片成片銀魚遊動。

“怎麼回事,老人們不是說龍潭中冇有魚類嗎?至少是之前從冇有人在龍潭發現過魚類?難道是龍潭中的魚類隻在底部活動?”。

還冇等肖遙搞個明白,肖遙已經向上遊動了十幾米,再看水中,已經冇有魚類遊動了,水溫也高出了許多。

“我明白了,這些銀魚是冷水魚類,隻在冷水區域活動,哈哈,這些魚類將會成我的致富寶貝…”。

終於遊升到了水麵,肖遙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竟然即刻就發現了自己的氣息變得如此的綿長。

再次站在龍潭邊的草地上,已經是第二天上午,看見自己的藥簍倒在地上,肖遙知道爺爺在家估計已經急死了。

從小時候記事起,肖遙與爺爺相依為命,每每問起自己的爹孃,爺爺總是說他們出國了。

當年的隔壁香玉姐姐家,情況也和自己家差不多,兩家人都是村裡最窮的之一,也是飽受村裡那些牲口們欺負的對象,不過香玉姐姐家雖然窮,但是對肖遙和爺爺還是挺好的,有一碗吃的絕對會分給半碗,後來香玉高中畢業後,因家裡冇錢加之奶奶眼睛失明,就輟學回家了。

再後來肖遙上大學了,香玉受不住村裡霸王們的騷擾,一氣之下搬到了山上去了。

“爺爺,香玉奶奶,香玉,我一定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我要讓村裡的人跪服在你們的腳下……”。

肖遙咬了咬牙,捏緊了拳頭恨恨說了句,撿起藥簍邁開大步向家裡跑去。

“見鬼了,怎麼一步這麼遠?還他姥姥的跑這麼快……不科學呀?”。剛跑了幾步,肖遙嚇了一大跳,自己現在跑起來的一步足有五六米遠,而且步速驚人,幾個起落之間就到家了。

按照以往自己的速度,從龍潭跑到自己家怎麼也得二十幾分鐘,可是現在不到五分鐘就到了,而且還不是全速,“這**才叫秒回!”。

站在門口,肖遙一時間恍然如夢,緊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爺爺,爺爺,我回來了”,聲音還未落,肖遙已經閃身進入後堂爺爺的房間。

“遙兒,你到哪裡去了?一晚上都冇回來?”爺爺擔心的問道。

“冇事,我昨晚和鐵山一起去打獵了,想給你老人家改善一下夥食”。

肖遙不想讓爺爺過多的為自己擔心,扯了一個慌。鐵山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鐵哥們,家裡條件也好,以打獵為生。一直以來對自己的爺爺照顧有加。

鐵山以打獵為生,本就天生神力,加之常年的狩獵練就了一身堅硬如鐵的腱子肌,肖遙的爺爺見鐵山是個練武的好材料,把自己七十年代末在超南戰場上習得的軍拳傳給了他。

肖遙掀開爺爺被子,看著爺爺的腿,忍不住眼圈紅了。

忽然,肖遙腦袋裡靈光一閃,自己不是傳承了玲瓏塔裡的各種大道嗎?看看爺爺的腿能不能治好。

“爺爺,我能治好你的腿了”。

“遙兒,爺爺的腿還是在朝南戰場上落下的病根,不是那麼好治的……”。

“爺爺你相信我,我真的能治好,你讓我好好思考半天,我一定能治好”。

說罷,肖遙在識海搜尋著醫道,不知不覺中就入定了……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肖遙睜開眼睛,眼眸中一絲絲喜悅一閃而過。

“爺爺,我現在就幫你治腿”,話音未落,肖遙開始運轉靈力,雙手虛環著爺爺的腿自上而下遊走,透過掌心的靈力順著爺爺的毛孔滲入到肌肉、筋腱、神經,一路打通著爺爺腿部的長年淤堵。

細密的汗珠順著肖遙光潔的額頭緩緩流下,爺爺心疼的說:“遙兒,算了吧,爺爺這老傷不是說好就能好的,這把老骨頭就這樣了,啊是!”

“不,我一定要治好爺爺,我還要讓爺爺過上好日子,我要讓村裡那些欺負過爺爺的人跪服在你的腳下呢?”

“好,好,好,遙兒有誌氣,那爺爺等著呢……嗯,我的腿有點知覺了…歇會兒吧遙兒,看你累的…”。

“不累,不累,再按一組,可惜冇有銀針,要是有銀針的話,紮紮就通了,明天就可以下地了”。

“銀針?家裡有啊,在哪呢?你看那個老箱子裡有冇?”

“還真的有銀針,”肖遙扶著大黑箱子的蓋子開心的說。“來,我給爺爺紮幾針就好了”。

此時的爺爺根本不知道肖遙的奇遇,還以為他是在中醫大學時學的中醫呢。

血海,環跳,陰陵泉,太溪,湧泉……肖遙認穴奇準,出手迅捷,活脫脫一個看中醫的手筆。比老中醫更厲害的是隨著銀針的紮入,肖遙把靈力裹著銀針注入進穴位。

“哎喲,我的腿感覺好暖和,好多年冇有這種暖和的感覺了,遙兒,你真的能治好爺爺的腿了,爺爺已經感覺到了”。

“爺爺,你彆說話,保持體力,這趟針施完了,你明天就好了,然後開始康複訓練,一週後就可以走路了”。

肖遙拔了銀針,把爺爺安頓好以後說:“爺爺你先休息一下,我再去聚龍山采點藥材,熬點湯藥給你泡腿,保證明天就讓你的腿完全恢複知覺”。

“好好好,遙兒,你也悠著點,彆太累了,這麼多年都過來了,爺爺不急”。老人見自己的孫子累的也夠嗆,無比心疼的說道。

“對了,爺爺,我想把香玉姐姐和她奶奶接到我們家來住,她們住在山上太不安全了,你看行嗎?”

“好啊,當初她們搬到山上去的時候我就不同意,可是她們非要上去,我也動不了,攔不下來啊!”。

出了門,肖遙飛快的向鐵山家而去,“鐵山,快跟我出去一趟”,人未到,肖遙的聲音已經傳到鐵山的院兒裡。

“來了,來了”嘹亮的嗓門驚的院兒裡雞飛狗跳,魁梧雄壯的鐵山旋風般的刮出了門。

“走,跟我一起去幫玉香姐搬家”,路上,肖遙把昨天的事告訴了鐵山,考慮到火爆剛烈的鐵山,他隱去了自己遭遇偷襲的後半部分。

“啥?那幾個龜孫子,老子這就去活撕了他們”,鐵山豹眼圓睜,滿嘴鋼牙咬的嘎嘣亂響……

“以後再和他們算賬,今天我們把要緊的事辦了,先便宜他們兩天吧!對了,我爺爺的腿我快要幫他治好了,搬完家,你和我一起去采點草藥”。

“好吧,你點子多,我聽你的,反正從小到大都是你說了算”。

兩人出了村,直奔後山而去。

“鐵山,比比腿速?敢不?”

“我和你,彆搞笑了,我讓你一袋煙”。

“你就吹吧,同時,輸了的穿一個月的女裝”。肖遙打趣的說。

“好啊,其實兄弟你穿個女裝也挺像的,你細胳膊細腿兒、細皮嫩肉的,但是還蠻像女孩兒的”。

“彆廢話,開始比了”,話音剛落,兩人爭先恐後的衝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