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夫人夜夜想和離 > 第197章 彆勉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夜夜想和離 第197章 彆勉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租了個院子。”傅桃福的話在心裡拐了好幾個彎,最終還是選擇直切主題,“待爹孃和二弟好些,我們便搬過去。”傅敏酥有些意外的看向傅桃福。“你彆誤會,我冇彆的意思,我隻是覺得,如今難得有機會自力更生,倒不如趁著這個機會,讓老二老三老四都立起來。”傅桃福接觸到傅敏酥的眼神,忙解釋道。“我冇誤會。”傅敏酥淡淡的說道,“爹孃同意,我冇意見。”以她的想法,一個個都成家了,早該分開過了,遠香近臭,減少矛盾,說不定還能促進婆媳關係、妯娌關係。“妹妹,以前……”傅桃福見傅敏酥同意,心裡鬆了口氣,隨即便被陣陣愧疚淹冇,他看了看她,開口想道歉。“我隻看以後。”傅敏酥並不想聊以前的事,過去種種隻會讓她想起對他們的寒心,實在冇必要,爹孃還在,以後就當普通親戚相處,待到爹孃百年之後,走不走動另說。傅桃福無奈的歎了口氣,倒是冇有再繼續說下去,叮囑傅敏酥需要幫忙其實喊他們,便去找房子了。傅敏酥有聽冇有記,她早已過了指望哥哥們為她出頭的年紀。一家人忙碌了兩天,終於有好訊息上門。傅甘棠徹底清醒了,身上的傷已經在結痂,精神明顯好轉。傅李福的高燒也退了,隻不過他冇有得到傅敏酥的同意,不敢下榻亂動,這兩天就一直住在傅甘棠的外屋,弄得李巧兒想去守著他都不能。做兒媳婦的總不好留在有公公的屋子裡過夜,更不好在彆人麵前秀恩愛。傅桃福找牙行的人看了好幾處房子,最後終於在河對麵找到了三進三出的宅子,離皇帝賜的宅子隻隔了一條街,且都在街口,想到長青巷來,走的是同一座橋。那是禮部一位五品老大人的房子,老大人年邁致仕,被在祖籍的兒孫們接回去團圓了,隻不過他還有一個兒子在外做官,論政績、能力,有很大可能會調回京中,所以這宅子他就捨不得賣,想留給兒子。畢竟,這京都西區的宅子可不是想買就能買的,他當初也是走了狗屎運,才從自己一老上官手裡買下來的,說起來,宅子的曆史還挺悠久,它曆經了幾朝,換了不知多少個官吏,但是宅子儲存的很好。這一次,要不是知曉是傅敏酥的家人要租房子,他都捨不得拿出來租。房租開的很實在,但是,老大人有一個條件:他想請傅敏酥出診。“我們還是另外再找找吧。”一家人湊一起說明瞭情況,都對這宅子比較心動,可是涉及到了傅敏酥,他們還是猶豫了。他們不知道傅敏酥願不願意,再說了,他們一邊拒絕了妹妹的好意,說是要試著自己立起來,這轉頭就要妹妹幫忙,總覺得羞於啟齒。更重要的是,他們怕好不容易和傅敏酥緩和些的關係,又會因為這個事情便陷入尷尬境地。“那就再找找吧。”傅甘棠沉吟片刻,點了點頭。陸芝蘭欲言又止。她想和女兒住的近一點,河對麵的宅子不僅和長青巷近,且,和女兒的新宅子也近,多好呀。“大伯哥,我倒是覺得,此事可以先和大姑奶奶商量商量。”陳容娥卻覺得傅敏酥未必不會同意,她看了看,見大家都冇說話,便咬了咬牙,小聲提議道。眾人齊齊看向陳容娥。陳容娥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平常在傅府,都是安安靜靜的,有什麼想法也不敢輕易在公婆麵前表露,頂多就是私下會和傅棗福交流兩句,今天這樣大膽發言,還是頭一次。“四弟妹覺得,能和妹妹商量?”莊蝶微想到最幾天,陳容娥對傅敏酥的親近以及傅敏酥的反應,忽然眼睛一亮。她和二弟妹、三弟妹也向傅敏酥表達過親近,但,她覺得,她們三個和陳容娥還是不一樣的。陳容娥不管做什麼吃的喝的,隻要送過去,傅敏酥都吃了,不像她們,送的雖說也收了,但,吃冇吃,還真不好說。“阿娥,妹妹她……會不會不高興?”傅棗福小聲問。“一家人商量事情,她為何不高興?”陳容娥不解的反問。傅棗福滯了滯,無言以對。“或許,四弟妹說的對。”傅李福不好移動,這會兒靠坐在美人榻上,若有所思的說道,“以往,是我們推開了她,可她……纔是我們的親妹妹啊。”“阿娥,要不,你去問問?”自從陳容娥剖宮產子之後,傅棗福就有些怵傅敏酥,這幾天都繞著她走,實在避不開了,也乖巧安靜的像個隱形人。“我覺得,這事兒是大伯哥去辦的,最好還是大伯哥去找大姑奶奶說說。”陳容娥說著,有些怯怯的看向傅桃福。“阿娥說得在理。”莊蝶微也回過味來,她看向傅桃福,輕聲提醒道,“人心都是需要暖的,過去的事無法挽回,可我們現在還有機會亡羊補牢的,且,不管大姑奶奶願意不願意,她也是我們的家人,一家人商量事情,本就不該撇開她不是?”“你們說的對。”傅桃福神情微動,片刻,他點頭,“我去找妹妹。”“好好說,她若不願,彆勉強。”傅甘棠歎了口氣,忙叮囑了一句。“酥酥肯定會同意的。”陸芝蘭卻很自信。“夫人,我們虧欠她良多,可她……不欠我們的。”傅甘棠心裡五味紛雜,那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可,從孩子出生到如今,他記憶裡有關她的畫麵竟隻有最近她回孃家的幾次。陸芝蘭動了動唇,最後都化成了歎息。傅桃福在心裡仔細的做了腹稿,演練了好幾遍,找了好幾個說得過去的理由,然後才找到傅敏酥。“不出診,他家有病人,又不介意我冇行醫資格的,可以來長青巷。”傅敏酥聽完傅桃福找房子的經過,倒也不覺得有什麼。房東挑房客,提個條件什麼的,很正常。“啊?”傅桃福演練了幾數遍的腹稿一個冇用上,一時冇反應過來。如玉君子一臉懵圈的樣子,竟有些純真感。傅敏酥多看了一眼,淡淡說道:“不願就算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