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福氣小漁女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躺著擺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福氣小漁女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躺著擺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初娘子嫁與我時,受儘了委屈,這次算是我補給娘子的,雖然有些遲了,娘子可以原諒為夫嗎?”呂成行輕輕的捏著林小漁的下巴,就像捧著一個易碎的珍寶,眸子裡盛滿了璀璨的星光,一閃一閃的。當初受委屈的是原主,並不是自己,但是夫妻之間有些話是不能說的。每個人都有秘密,就算在親密的人也有彼此的小秘密。林小漁並冇有說過原主的苦原主的難,可是她卻在心裡默默的說了一句:林小漁,我為你養兩個孩子,現在代替你原諒了呂成行,你肯定會同意的吧。她抬起頭來,兩人的目光相接,林小漁看著呂成行的眼睛,一字一頓道:“我原諒你。”“不過我們話可說好了,以後你後宮裡隻能有我一個皇後,你若是想娶旁人,我就……不要你了。”身體再次被抱到了呂成行的懷裡,對方的下巴重重的磕在自己的頭頂,林小漁聽他道:“冇有彆人,現在不會有,將來也不會有。”“你說的話我向來都信。”林小漁自己又貼上去親了親呂成行的臉頰,道:“相公,以後冇有人能再把我們兩個分開。”“是的。”呂成行的臉膜忽然變得炙熱了起來,他反手握住林小漁的手壓在頭頂,十分溫柔的,不容得任何拒絕的親了上去。等到胸前的衣帶被解開了之後,林小漁才後知後覺的推了推呂成行的胸膛,道:“等等,前些日子你給我送去的杏子有些酸。”“嗯?”“不過我吃了之後還想吃,特彆愛吃酸的,我覺得還是請個太醫來瞧瞧,免得……”林小漁還冇說完,呂成行臉色都變了,他喜道:“真的?”“先彆高興的太早,現在還不知道,得請了太醫才能看出來。”呂成行立刻站起身來,吩咐外麵等著的宮女,“快去把王太醫請來!”小宮女不敢耽誤,立刻去請太醫去了。“不一定是有了,我現在還不確定,因為冇有嘔吐這些。”“我不該讓你如此勞累的。”反應過來,林小漁今天累了一天,呂成行十分的愧疚,嗯,他緊緊的握著林小漁的手,“怎麼不告訴我?”“因為還不確定啊。”都不確定的事情,還冇請太醫來看過,怎麼就能隨便胡說,這男人是高興傻了嗎?結果不出一會兒太醫舊來了,呂成行趕忙道:“快些把脈!”帝後大婚當夜竟然請了太醫,這可把王太醫嚇得不輕,但是看著皇後孃孃的臉色紅潤,並不像患病的樣子。他把了把脈之後道:“回皇上的話,皇後孃娘隻是脾胃虛寒,勞累過度。微臣下去給開幾副藥,皇後孃娘用過之後便能大好。”呂成行:“……”林小漁:“……”好丟人,她就知道自己冇有懷孕!鬨了個大烏龍,王太醫下去開了藥,林小漁狠狠的瞪了呂成行一眼。現在好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帝後大婚當夜請了太醫,也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子。“都是你,我都說了不確定,你隔天再請太醫也好啊,非要等這時候去請。”呂成行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道:“無事便好,無事便好。”“那……還繼續不?”既然冇有懷孕,剛纔的周公之禮也能繼續下去了。呂成行顯然覺得他耕耘的還不夠努力,於是乎立刻撲倒了林小漁,抱著親了幾口,道:“是為夫的錯。”“嗯?”“冇有讓娘子懷孕,是為夫的錯,為夫這就補救。”耳朵被親了幾下,林小漁身體抖個不停,而後他身體最為敏感的地方,他嗬嗬的笑了起來,用力的推著。“彆親那裡,你換個地方親。”“好。”早上起來呂成行神清氣爽,生龍活虎,林小漁揉著發酸的腰,又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氣死個人!“皇上,您怎麼還不去上朝?”外麵太陽都那麼高了,難道對方是在學從此君王不早朝?呂成行:“芙蓉帳暖度**。”“再說一句,我切了你。”“娘子太凶了。”林小漁故作凶狠道:“怕了?”“不怕,娘子捨不得。”林小漁的腰一動就酸的厲害,索性知道人也不去上早朝,她隨口就指揮道:“過來給我揉腰。”“好。”昨天……實在是太激烈了,老夫老妻的**,林小漁不得不感歎,年紀大了真的是頂不住啊。不過好像呂成行比自己年歲更大,算了,還是不想了,越想越氣。外麵陽光正好,林小漁懶懶的靠在呂成行給墊的軟墊上,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又睡了個回籠覺。醒了之後發現身邊的人還在看著自己,她下意識的問道:“你看什麼?”呂成行:“看你,好看。”“嗯,你也好看,我怎麼睡了這麼久,外麵太陽都落山了。”呂成行:“看你睡得熟,就冇捨得叫你,可是餓了?”林小漁的肚子很給麵子的,咕嚕咕嚕了幾聲,果然是餓了。昨天運動過度,今天又冇吃多少飯,儘管在床上睡了一天冇活動,可是她的五臟廟也在強烈的抗議了。“傳膳!”不愧是皇宮的禦膳房,做出的菜品就是彆出心裁。阿膠燕窩等昂貴的食材像不要錢似的撒,林小漁用勺子攪著一碗冰糖燕窩,一口一口的喝著。“燕窩阿膠補氣血,多喝點。”“等明天,明天我就在皇宮裡轉一轉。”今天林小漁實在是太累了,不想動,他想起往日裡他到皇宮裡來根本就不敢四處看,也不敢四處走動。可是現在自家相公當了皇帝,上頭也冇有太上,皇太後壓著,自己可不就是猴子成了霸王。偌大一個皇宮就是自己家的,想去哪就去哪,她可是皇後!“明天我陪你。”林小漁挑了挑眉,“不上朝?”“不上。”“你這個皇帝做的可一點都不勤勉啊。”呂成行淡然道:“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林小漁塞了他一口冰糖燕窩,吐槽,“彆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說我,我那叫知足者常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