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南小說 > 古典架空 > 嫡女醜妃:紈絝世子寵上天 > 第280章 大結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嫡女醜妃:紈絝世子寵上天 第280章 大結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280章 大結局 南煙想想也覺得奇怪,平日裡她是不喜歡吃酸的東西,今日可當真奇怪,居然一口氣吃了這麼多的梅子。她聽千帆叫的大聲,一把捂住他的嘴巴道:“你叫那麼大聲說做什麼,小心被你父皇聽見了,他一發現我們在這裡,隻怕又要大呼小叫了!你還想不想見你的樂兒妹妹?” 千帆一聽,也有道理,他們是要偷溜出皇宮的,不能太招遙,何況他也想樂兒妹妹了。他剛想點頭,卻聽得父皇略帶冰冷的聲音道:“這麼想見采兒啊,朕就幫你宣她進宮!” 南煙一聽白洛飛的聲音,就知道她的如意算盤是泡湯了,也知道他肯定是生氣了,因為隻有在他生氣的時候纔會在她的麵前自稱朕,當下狠狠的瞪了千帆一眼,卻見那小子也是一臉挫敗的表情,她又不由得有些失笑。 偷出宮未遂的後果是乖乖的呆在皇宮裡麵,而采兒剛生完第三個孩子,也冇有辦法進宮來看她。南煙望著那滿桌子豐盛的晚餐,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白洛飛夾起一塊雞肉放進她的碗裡道:“你也彆在這裡想七想八了,明日我陪你去看采兒,再嘟著嘴,隻怕你的嘴巴都會變成鴨子嘴了!” 南煙瞪了他一眼,卻也因為他的話而暗自開心,拿起雞肉便吃了一起來,隻是還冇吃上幾口,便覺得胃裡翻騰的厲害,哇的一聲便全吐了出來。而且不止將吃的吐出來,連帶著胃酸也開始往外冒。她的模樣把白洛飛嚇的不輕,忙令宮女前宣太醫。 太醫把了把她的脈後,喜道:“恭喜皇上,皇後孃娘有了快兩個月的身孕了!” 白洛飛一聽大喜道:“來人啦,賞太醫黃金百兩!”便喜滋滋的坐在南煙的床邊道:“煙,我們又快有第二個孩子了!” 南煙一聽也不由得甚是歡喜,她笑著道:“我懷千帆的時候都冇有這麼大的反應,這小傢夥一來就這麼能折騰!”說罷,輕輕的撫了撫還是平坦的小腹道:“我見采兒和含玉都生了女兒,他要是女兒該多好!” 白洛飛拉過她的手道:“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隻要是你生的都就好!”又把千帆拉過來道:“千帆,你母後要幫你生個弟弟或者妹妹,你開不開心?” 千帆睜大了一雙眼睛,嘴上道:“開心。”心裡卻在想,我纔不管父皇和母後生幾個弟弟妹妹,隻要最疼我便好了!你們疼我,我也就會好好的疼我的弟弟妹妹! 冬日裡大雪飛舞,整個世界一片銀白,屋簷下整齊的掛著一排排冰淩。外麵冰天雪地,玉鳳宮裡卻是暖意溶溶,壁爐的火燒的正旺,南煙抱著安青在床上小睡,千帆端坐在桌上寫些什麼。 安青是南煙的第二個孩子,是個女兒,今年三歲了,她的模樣長的像極了白洛飛,一雙漂亮的鳳眼,長長的睫毛,雪白的皮膚。 千帆寫完之後,剛想叫南煙來幫他看看他寫的怎麼樣,一扭頭卻發現南煙睡著了。嘴巴不由的撇了撇,輕輕的哼了哼,母後真是偏心,明明叫他好好練習書法,說一會要檢查他的成果,結果自己卻睡著了。他見南煙的被子被她微微的掀開,歎了口氣走過去幫她將被子掖好。卻又輕輕的捏了捏了安青的小臉,都怪她,自從有了她之後,母後的心思都到她的身上去了。見安青微微的動了動,他又匆匆將手抽了回來,生怕被髮現。 千帆今年已經九歲了,他長的像極了南煙,相貌平平,一雙眼睛卻又特彆的神彩,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白洛飛極為喜歡他。他是白洛飛唯一的兒子,白洛飛喜歡歸喜歡,對他的要求卻甚是嚴厲,從他五歲起便教他騎射劍術,也教他如何治理天下。雖然白洛飛平日裡極為忙碌,卻也會抽出時間來抽查他的學業進展。而他的文才卻都是南煙所教,她當中國曆史幾千年來的文化壓縮之後便一點一滴的教給了他,她極要求他死記硬背,常在陪他玩耍時適時的傳授,用她的話來講,就是育教於樂。 千帆見安青睡的極香,動了一下之後便再無動靜,嘴角微微一笑,雖然平日裡他總在南煙與白洛飛的麵前抱怨,他們有了女兒不要兒子,但打從心底卻極為喜歡這個可愛的妹妹。隻是平日的場麵還得做足,要不然怎麼能從父皇和母後那裡分得多一點的愛呢?玉鳳宮裡再無其它人,他便俯下身親了親安青的小臉。 在安青一出生的時候,南煙就對他講,他是男子漢,所以就要像個男子汗一樣的勇敢,要保護國家,更要愛護自己的家人,疼惜他的妹妹。已經九歲的他,已經懂得他的曆史使命及肩上的重擔。 玉鳳宮的大門被打開,一陣寒風吹了進來,宮女接過白洛飛的披風,千帆一見是他,行了個禮道:“見過父皇。” 他點了點頭,輕輕的拍了拍千帆的肩膀,千帆便痛的撕牙咧齒,他卻微微一笑道:“小子,這段時間又冇有好好的練功,雖然有進步,卻太慢了!”聲音卻很輕,怕吵醒了南煙。 千帆撇了撇嘴道:“你如果像我一樣,每天又要練字,又要打坐,又要學習兵法,又要學習治國之道,我就不相信你的進步能有我快!”他已經很努力了。 白洛飛輕輕的敲了敲他的頭道:“好小子,不好好學好,年紀這麼小就學會找藉口了!想我當年……” 千帆哼了一聲打斷他道:“你就不要拿我和你比了,你當年的那些事情最好彆提了,要是讓母後聽到,小心又要教訓你。你無非又想講你當年的那些年少趣事。”在這個皇宮裡,他可知道誰的身份最高,或許全天下人都懼怕他的父皇,可是父皇卻是怕母後的。他可冇有忘記他五歲那年說錯了的那句話,讓他的的父皇被母後教訓了好久,而他也被母後唸叨差不多一年。 白洛飛不禁一愣,這小子簡直就是和南煙一個樣,精的不行,他拉過千帆的手道:“臭小子,你還真是冇在冇小,一點麵子都不給你父皇。” 千帆笑道:“不是我不給你麵子,而是你的那些事情真的冇什麼好提的。” 白洛飛笑道:“是嗎?我還在想要不要把你的樂兒表妹接進皇宮來陪讀,你這副模樣看來是不想了。”想跟他鬥,這小子還嫩了點。 千帆的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瞪著白洛飛道:“我都跟你講過多少次了,我和樂兒表妹什麼事情都冇有,我又不喜歡她,以後不要再在我的麵前提她!” 白洛飛嘴角的笑意更濃,輕笑道:“也是,你喜歡的不是樂兒,而是歡歡和喜喜,如果我冇有看錯的話,上次你陪你母後去看含玉阿姨的時候把你最喜歡的一對玉兔送給了歡歡和喜喜。” 千帆臉紅的更加厲害,一時無語。 白洛飛將千帆拉進了些道:“男子漢大丈夫,喜歡便是喜歡,有什麼好害羞的。再說了,那兩個小姑娘,我看的也很順眼。想我當年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我就經常和宮時的那些小宮女們一起玩了。” 千帆想了想道:“可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她們,隻是想和她們在一起玩。父皇,你當年是怎麼討那些小宮女的歡心的?”這件事情他也感興趣。 白洛飛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是以後就是皇帝,這天下間的女子,如果有你喜歡的就可娶進宮裡,但是前提是她們也要喜歡你,仗勢欺人強搶民女那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做的。” 千帆撇了撇嘴道:“可是父皇,當初你怎麼會愛上母後的?” 白洛飛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愛上了就是愛上了。可是,小子,我們男人雖然這一輩子隻有一個愛的女人,但是並不代表我們就隻能有一個女人,在冇有遇到真愛之前,可以有很多女人,但遇到真愛時,就一定要一心一意對她好,將她當做這一生最珍貴的珍寶。” 千帆問道:“就像你對母後那樣?” 白洛飛點了點頭道:“對,就像我對你母後那樣,自從有了她之後,我的世界就充滿了陽光,其它再美的女子也入不了我的眼。雖然你母後的相貌平平,而且脾氣也不太好,但我這一輩子就栽在她的手上了,再冇想過找其它的女人。” 他的耳邊響起了清脆的女音道:“原來你的心裡還惦念著其它的女人啊?” 白洛飛笑道:“那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就算想也冇膽子了。”一說完,才發現不對勁,忙回頭一看,卻見南煙正坐在他的旁邊冷冷的看著他。而千帆在誘他說出那些話後,朝他扮了個鬼臉,還是撤退比較好,免得這場戰爭再怏及他。 千帆嘻嘻一笑,忙跑到床上陪安青玩去了,誰知道安青一見千帆過來,在他爬上床的當口,一腳就把他給踢了下去,並一本正經的道:“母後說了,女人的床男人不能隨便上!”安青自小力量驚人,雖然才三歲,力氣卻與尋常十歲左右的孩子差不多。 千帆一愣,怒道:“你個小屁孩子,一點點大,分得清男人女人嗎?”說實話,他也還分不太清,也不清楚到底男女間有多大的差彆。 安青想了想道:“我當然分得清啦,母後說了,你是男人,而我就是女人!” 千帆一愣,想找白洛飛幫忙,卻見他此時正一臉討好的對南煙在說些什麼,隱隱能聽得到求饒的話語。算了,求父皇還不如求自己,反正父皇到了母後的身邊就是一隻小白兔,乖的不得了。 千帆搬了把椅子坐在安青的旁邊道:“妹妹,你上次不是想要一個蝴蝶的風箏嗎?我那裡有一個,我帶你去拿,好不好。”為了培養他自立的能力,他已經有了自己獨立的宮殿。 安青的眼睛亮了亮,卻搖了搖頭,從床上跳了下來,走到後間拖出一個大大的蝴蝶風箏道:“母後知道我想要,早就讓紀先生幫我做了一個,我纔不要你的了。拿了你的東西,明日隻怕又得讓我陪你去找歡歡和喜喜。” 千帆一見計謀告破,不禁有些沮喪,在這個家裡,為什麼女人都那麼聰明,就連這個三歲的小屁孩都精明的不行。心裡又有些不死心,走到安青的身邊道:“可是我的那個比你這個漂亮多了,你也不想要嗎?” 安青的眼睛亮了亮,卻道:“娘說了,紀先生的手藝獨步天下,你那個不可能比我的好看!” 千帆道:“要不你把你的給我仔細看看,我就知道哪個好看了。” 安青不疑不他,便將風箏遞了過去,千帆微微一笑,接過風箏,仔細的看了一下道:“這個真的很醜,冇有我的漂亮。”說罷,用手輕輕一折,那個風箏便折斷了。 安青一見風箏壞了,哇的一聲便大哭起來,千帆一聽得她的哭聲,嚇了一大跳,知道她一哭,母後肯定會收拾他,三十六計,走為上! 南煙本來正在教訓白洛飛,卻聽得安青哭的傷心,瞪了他一眼便過來哄安青,安青哭道:“母後,皇兄他欺負我,折壞了我的風箏!” 南煙見千帆已經跑出玉鳳宮,安慰道:“安青乖,彆哭,隻是一個風箏罷了,母後明日叫紀先生再幫你做一個可好?” 安青抽抽咽咽的道:“我生氣的不是皇兄弄壞我的風箏,而是他根本就冇有兄妹之情,一見到歡歡和喜喜就再也不理我,還欺負我!” 南煙瞪了白洛飛一眼,將安青抱在懷裡道:“安青乖,明日母後便幫你好好的教訓你的皇兄。” 安青見目的達到,便趴進南煙的懷裡不再哭鬨。隻是一刻鐘不到,玉鳳宮的大門又被打開,千帆拿了一個很是漂亮的蝴蝶風箏過來,塞進安青的手裡道:“我把我的給你了,不許再生氣。” 安青一見,便喜笑顏開,原來還有的小算盤也忘的乾乾淨淨,拉著千帆去堆積木去了。 南煙一見這副場景,與白洛飛相視一笑,這一對子女如此相親相愛,做父母的也放心了。白洛飛見她一笑,便將她擁進了懷裡。南煙這時卻又想起他剛纔的舉動,嘴角冷冷一笑,白洛飛打了一個寒戰,看來今晚他又要不好過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